10岁男孩开卡丁车追尾,6小时后面临高位截瘫

投稿时间:2021-10-27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卡丁车作为一种娱乐工具,深受人们的喜爱,特别是小朋友们,每到节假日就会央求父母带着他们去赛道上跑一圈,去享受飞驰的快乐。但是,对于小朋友来说,因为年龄小没有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任何娱乐设施对于他们来说都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2021年10月26日,据四川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黄金三十分》栏目报道,10岁的男孩小涵(化名),来自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他成绩优秀热爱篮球,是父母的掌中宝。



今年的六一儿童节,小涵在一家游乐场开卡丁车时不慎与前车追尾,送往医院之后小涵一度病危,面临高位截瘫。小涵父亲认为,游乐场监管不力应该对此事负全部责任,而对方却拒绝协商,不愿垫付高额的医疗费,小涵一家陷入绝境不知如何是好。

开心带儿子过六一,却险些让儿子瘫痪

今年刚满10岁的小涵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里,几年前小涵的父母和平分手,小涵就跟随父亲奶奶一起生活。小涵成绩优秀全面发展,篮球、街舞、跳远、跑步,什么都能秀上一手,是父亲和奶奶的骄傲,也是全家欢乐的源泉。



2021年6月1日儿童节,小涵的父亲罗大勇带着小涵来到县城这家游乐场,因为平时学习任务繁重,趁此机会让孩子在学习之余能更好地放松身心,所以在今天罗大勇对小涵是有求必应。

就在此时几辆疾驰而过的卡丁车吸引了小涵的目光,小涵看着飞驰在赛道里的卡丁车非常的向往,于是央求父亲也想要玩。



小涵的父亲罗大勇表示,眼前的卡丁车场地看着有一两百平方米,所有的卡丁车加在一起大概有20架。这里看似颇具规模,大人小孩或共同驾驶、或一人一车,还有四五岁的小娃娃也在玩,看着场地里的人们踩着油门穿梭其中玩得尽兴,小涵跃跃欲试,罗大勇没有扫兴便花了300元钱冲了一张会员卡。

很快,小涵坐上了10号卡丁车,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开上了赛道,当时的小涵非常的高兴,结果在跑倒数第二圈的时候跟前面的车追尾了。



小涵父亲罗大勇:“当时高兴得很,前面就是碰碰撞撞也没啥子,然后哪个晓得最后在倒数第二圈的时候,前车他转弯转死了,小涵在他后面一下子就撞上去了,相当于追尾那种。”



俱乐部里的监控视频清楚记录下了事发经过:在6月1日3点半左右,小涵正驾驶着卡丁车沿赛道绕圈,在经过一处弯道的时候前车不慎卡顿,小涵的卡丁车避让不及径直撞向前车右侧,小涵身体随之一震,卡丁车零件先后脱落。





看到此情况后,罗大勇很仔细地检查了小涵的身体情况,但是当时小涵身体并无明显异常便没有在意。

小涵父亲罗大勇:“检查他背,又不肿又不啥子的,反正他也说没事,当时我没有想那么多就牵着他上车了,我们就走了。”

罗大勇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他带着小涵离开准备为孩子买一双新球鞋,可没过多久小涵却说后背有点疼。

小涵父亲罗大勇:“没隔好久,他又说他手麻、脚麻,再过一会儿,他说他脚用不到力的时候,然后我就觉得可能是哪里没对,就马上送小涵去了医院。”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距离卡丁车事故已经过去一两个小时了,罗大勇带着孩子来到威远县人民医院。

小涵父亲罗大勇:“摸手那些他都有知觉,还能动,就是从胸以下,就是下半身到脚趾都没有感觉。”



或许要面临高位截瘫,游乐场应承担主要责任

在医生的建议下,小涵被救护车送往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在此过程中小涵的病情也发生了变化,他渐渐开始呼吸不畅、大小便失禁,由于情况严重小涵连夜转至成都华西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6月2日下午小涵接受了外科手术。



小涵父亲罗大勇:“在动手术的途中,把淤血那些已经清了,就发现脊髓水肿、脊髓出血、颈椎骨折,初步的预计就是说可能动脊椎要动八节,为了给他减压,最后是动了五节。”



医生告诉罗大勇,即使手术还算顺利可孩子依旧没有脱险,那几天小涵躺在重症监护室全身插满仪器,靠营养液维持生命,而罗大勇就在一墙之隔的病房外,过得暗无天日且心中追悔莫及。



小涵父亲罗大勇:“最差的结果是永久性截瘫,然后一直靠呼吸机呼吸,因为医生也说了他现在小,可以给他插管保留时间长一些,但是如果说时间长了,他恢复还是不理想,最坏的结果就是切气管,没想到这么严重真的是后悔。”



罗大勇说到这里流下了悔恨的眼泪,心中的懊悔无法用言语表达,一个健康的儿子因为玩了一次卡丁车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小涵身受重伤前路未卜,家人认为游乐场应对此事负主要责任,原因有三点:

首先,从始至终并未有人提醒此项活动存在一定风险;

工作人员:“这个开不翻的,你放心。”

家长:“开不翻的?安全保障得到?”

工作人员:“保障得到,没有问题。人家娃儿三岁半的都能开。”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这个是有风险的,你家长同意坐的话,你要给他提出来,第一,这个事没提出来。”



其次,小涵在驾驶过程中没有佩戴安全护具;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应该有安全帽、安全措施,工作人员一点都没有让这个娃儿穿。”

小涵父亲罗大勇:“就只有一个普通的安全带,然后其它的,如头盔、护膝任何东西都没有。”



最后,这二十余辆卡丁车均是燃油车,车速可快可慢,却未区分赛道,不论成年人还是小朋友都在一个赛道中行驶,难免发生碰撞,危险系数颇高。



工作人员:“我们不看年龄,看身高,一米四以上就可以开小点的。”

小涵家人:“都可以不用大人陪同?”

工作人员:“不用。”

小涵家人:“不陪同会不会危险?”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赛道里传来一声尖叫声:“哎呀,哎呀!”

工作人员:“你怎么开的?方向盘,打方向盘啊!踩刹车啊!”



喊完之后,工作人员接着说:“安全得很,你看嘛,这样撞都没有问题,这些都是保护措施,这旁边都是轮胎。”



找游乐城协商,对方消极应对

小涵父亲罗大勇表示,对于小孩子来说,毕竟年龄很小在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所以发生危险的几率会更大,而游乐场在进场地之前并未就此情况进行说明,连最基本的安全保障都没有,如今孩子如今躺在重症监护室,一天一万元的高额费用,让这个普通家庭无力承担。

小涵父亲罗大勇:“从出事当天到现在,游乐场都没有打电话问过我,也没有到医院看过娃儿,他说出于人道主义他给了三千块钱。”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则表示,游乐场的老板对于此事的态度是全靠保险,如果保险不赔就不关他们什么事。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他原话是这样说的,反正我买了保险的,保险买得高,如果保险公司赔就赔,如果保险公司不赔就不关我的事。”



这样的说法、态度让罗家人非常的气愤,罗家人一边在网上发起水滴筹以解燃眉之急,一边与俱乐部负责人积极沟通,可对方始终消极应对。



6月10日上午,罗大勇专门从成都赶回威远县,与家人一起来到游乐场,罗大勇表示他们现在的诉求不是为了让对方赔多少钱,而是希望对方先垫付小涵的医药费。



小涵父亲罗大勇:“不是要喊他赔啥子,赔好多钱,只是说喊他先垫付,哪怕是以后说不是他们的责任,大不了我去借,我到处去赚钱赚来还给他。”



然而双方刚一见面就闹得很不愉快,一位身穿深色polo衫的男子是游乐场老板之一姓杨,对于情绪激动的罗家人杨老板显得很不耐烦,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甚至动起手来。



游乐场杨老板:“你说撞了导致的,你们找个理由马上起诉。”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我等到起诉,我娃儿耗不起啊!”

杨老板:“随便你们怎么样,我走了,能解决就解决了,不解决我就走了。”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你敢走!”

杨老板:“来来来,打我打我!”

小涵家属:“你要干啥子?你要动手哇!”

杨老板:“动手嘛,你打我!”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你不要走!”

杨老板:“来,拉啊,你拉!”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你敢走?”

杨老板:“哪个推了我,今天马上出事。”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你把手机给我摔烂了?”

杨老板:“手机摔烂就摔烂了。”



这位杨老板不仅摔坏了罗家人的手机,对于罗家人的询问,杨老板直接说罗家人是在耍无赖。

杨老板:“你自己的娃儿自己没看好,健健康康走的,回去出了事就找我们,你还耍无赖。”



对于杨老板说的话,小涵的姑婆罗少荣直接反驳道,监控记录了一切,你是看不到吗?

小涵的姑婆罗少荣:“我凭啥子来找你?在你这里出的事情,你认不到监控啊!你看不到监控啊!”

小涵的姑婆说到激动处,直接推了杨老板一下,杨老板直接大喊:“不要推我!”



在双方发生肢体冲突的时候,来了一位男子大声说:“不要动手!”

另一位老板讲述前因后果

据了解,这位来劝架的男子名叫雷鸣,是游乐场的另一位老板,雷老板告诉记者之所以没有正面回应罗家人的诉求,一是避免冲突,二是责任尚不明确,他们对罗家人的所作所为也是心存疑虑。



游乐场老板雷鸣:“当天这个六一儿童节,有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到我们场地里面来开卡丁车,没有发生任何状况一切都正常,只是到了第二天突然就有个小朋友的家长在我们场地里来跟我们讲,说他小朋友在我们场地里面受了伤。”



雷老板回忆,他当即调取了事发当天的监控视频,小涵与前车发生追尾的确是事实,可这种程度的碰撞在游乐场里时有发生,根本不足为奇,同时他也对罗家人提出的安全问题做了回应。



雷老板:“这个车是天津一家公司生产的卡丁车,是合规合法的,我们有相关的手续和证件,每个顾客我们都会提醒他要佩戴头盔和安全帽,但是有些顾客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他,他们不愿意佩戴,我们也不能够强制性地去要求他怎么样。”



雷老板还表示从监控判断小涵离开俱乐部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异常。





雷老板:“走的时候人是好好地活蹦乱跳的,就像别的小朋友一样走路,边走边跳。他是3点17分到的我们游乐场,3点45分离开的,然后据说是晚上12点多才报的警,那么这中间他发生了什么我们并不知晓。”



雷老板表示正因如此,不能排除小涵在离开游乐场后,发生其他意外的可能,此外他也仔细阅读了罗家人发在水滴筹上的检查报告并咨询了专业人士。



雷老板:“专家跟我们讲的是,大部分是因为肿瘤和血管畸形造成的,而且这个先天性自身生长的,所以跟我们场子里面有啥子关系呢,于情于理于法,我凭啥子给你垫付呢?”



种种细节让雷鸣对罗家人的诉求产生了怀疑,他再三强调支持罗家人走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雷老板:“假如是我们的责,我们有保险公司也需要法院判决过后,拿着判决书保险公司才会赔给你,我私人怎么跟你垫付呢?如果你们经济很困难,去起诉我们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诉讼费的话,我们愿意承担一部分诉讼费来起诉我们。兄弟,我觉得我们做到了仁至义尽了嘛!”



小涵近况:已脱离生命危险,需要康复治疗

在华西医院治疗了两个多月,小涵终于脱离了危险恢复了意识。2021年8月16日,小涵转入成都市某医院接受康复治疗。



目前,小涵的上半身勉强可以活动,可下半身依然没有知觉。每天上午9点到中午12点,小涵必须完成四项康复课程,看着孩子枯瘦如柴的身体扎满了银针,罗大勇非常的心疼。



小涵父亲罗大勇:“基本上他还是比较配合的,他自己也比较努力,像他们这脊髓损伤的康复的最佳时期是半年之内,所以最少都要持续半年的恢复时间,以后再根据他的情况在慢慢筛选治疗方法。”



罗大勇说,最近几个月他一直陪在儿子身边,在病房与治疗室之间两点一线,如今家中已经负债累累,游乐场负责人依然没有明确的说法,当务之急是先尽全力让孩子恢复健康,再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



意外时有发生却没能引起人们的重视,不管什么活动都一定要遵守安全法则,保护好自己防患于未然。

开卡丁车可以追求速度与激情,但其危险性也不容忽视,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强监管,也提醒体验者提高警惕,别让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8hV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