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也挡不住年轻人考公

投稿时间:2021-11-01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朋友的女儿赵洁,最近加入了考公的队伍,成为国考大军中的一个“卑微的分母”。

4年前,赵洁在211高校的本科毕业,先后换了两份工作,辗转了两家所谓的“互联网公司”,但最后都没有留下来。在这期间,她也想过出国留学,但无奈碰上疫情,只好打消了念头。

在尝试了多条道路之后,考公成为了所剩不多的选项。朋友说,“考上后一劳永逸。”于是大旗一挥,赵洁开始了考公之路。

但是,今年考公形势非常内卷,赵洁面前的依然是一条险途。

两万里挑一

10月26日,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2年度公务员招考网上报名和资格审查工作结束。

这次国考,有几个数字值得铭记。

首先,报名总人数212.3万,首次突破200万人,这创下国家公务员考试人数新高,堪称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考”。尽管所招人数也比以往有所增加,但是远远赶不上增长的报考人数。

此外,考录比例也破纪录。

平均考录比例达到68:1,堪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最热门的岗位是海拔超过4000米气候环境恶劣的西藏阿里噶尔县邮政管理局的一个岗位,仅招录一人却有20813人报名,考录比高达20813:1,可谓“两万里挑一”。



西藏阿里噶尔县邮政管理局的一个公务员岗位仅招录一人,考录比高达20813:1

用网友们的话说,“宇宙的尽头是公务员”。

赵洁也表示,在她众多同学之中,也有三人是今年同时参加公务员考试。这三个战友,同样是在社会上打拼了几年最终选择“进军体制内”。他们的故事或许并不一样,但是结论却有一致性,那就是只有考上公务员才能结束躁动的生活。

然而,对社会有所感知的人都知道,“考公热”升温,对当下社会而言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国进民退”

上一次考公热,恰恰是12年前。

2009年,国家公务员的报考人数达到了105万人,比起2005年的25万人番了四倍。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一个职位居然有4000多人进行竞争。

当时的情况大家也记忆犹新:一方面是2008年金融风暴重创了私营企业,多家制造业工厂倒闭,国际大环境形势不好;另一方面是公共管理部门膨胀,权力缺乏制约,体制内享有隐性福利。



2015年——2019年国家公务员招录变化

有媒体分析,当时“八项规定”还没执行,公务员有一些隐性的收入和福利。网络有段子说,公务员“事少钱多离家近、数钱数到手抽筋”,导致很多应届毕业生从现实因素考量,毅然地走上考公之路。

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国进民退”。在这样的局面下,“考公”成为了当时应届毕业生的理性选择。

后来的局面是怎么被扭转的呢?

一方面,十八大以后,中央推出八项规定精神,国家加大反腐力度,把约束权力的制度笼子越扎越紧。

在一系列的严格整治下,“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等现象少了很多。同时,很多部门的“小金库”也遭到取缔,公务员的制度性收入也得到了规范。

随着工作量的增多,公务员队伍也变得繁忙。从此前的“事少、体面”,变成后来的“事多钱也不多”,考公的吸引力逐渐下降。



原四川省宜宾市常务副市长樊建川

不仅考公热潮开始降温,一些千辛万苦考上的公务员也在叫苦——千辛万苦获得的职位,并不如此前想象中那么“香”。

当时,也有一些体制内的公务员辞职,走向体制外。这标志着公务员的“神话”破灭。

其中比较著名的案例是原四川省宜宾市常务副市长樊建川,不仅通过创建房产开发公司赚了几十亿,还通过建造博物馆满足自己对文物的信仰,活出了一番精彩。

下海热潮

另一方面,民营企业也迎来了春天。

自从2014年开始的双创浪潮,大量体制内的优秀人士离开了职场,开始了创业生涯。在资本和高新技术的驱动和刺激下,不少企业成功孵化,获得了A轮、B轮的风险投资。

万众创业、大众创新激活了当时的市场,出现了不少创业神话。包括美团、字节跳动、拼多多、滴滴等一系列“超级公司”快速崛起,成为“新经济”的领头羊。

新经济提供了大量劳动职位,并开出了极具诱惑力的“天价年薪”和全新的创业理念,吸引着青年们的加盟。当时的大学毕业生已经不再执迷于考公,而走向更加多姿多彩的互联网创业公司。



重庆一科技企业的工作人员正在双创生态社区内进行研究工作。

在火爆的双创阶段,不仅仅是获得应届大学生的青睐,也让很多职场人士放弃了体制内的工作,投身到“双创”浪潮之中。当时不少概念横空出世,成为资本的宠儿,比如共享经济、内容创业、知识付费、比特币、区块链、人工智能等。

其中有不少幸运儿,比如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原来是《新京报》的一位记者,创办摩拜单车,后被美团以35%美团股权、65%的现金收购,胡玮炜成功套现,实现了财富自由。

又比如“黎贝卡的异想世界”公众号创始人黎贝卡,原来是南方都市报的首席记者,创办了时尚公众号黎贝卡的异想世界后拥有了巨大的粉丝量,并多次与故宫、mini等实现跨界合作,成功实现财务自由,据说成为2017年中国时尚博主收入第一名,年收入5500万。



“黎贝卡的异想世界”公众号创始人黎贝卡

多位媒体从业者、金融从业者、公务员甚至学者,也进入初创公司之中,获得了“百万年薪”。这种激动人心的案例,阐释着一个疯狂的创业季。当时有人评论说,“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还有一个背景,就是在2014-2018年间,房价经历了一个快速暴涨的阶段。公务员虽然稳定,但是工资总体不高,离买房还有一定距离。而创业公司则有能力为青年提供有竞争力的工资,甚至有人通过股权运作快速实现了财富自由。

从现实收入角度的考虑,公务员已经不再是当时的首选。别说毕业生蠢蠢欲动了,就连公务员中想跳槽的也不在少数。

如果按照2015年的这个轨迹发展下去,考公热是不会再卷土重来的。

镜花水月

然而,在创业浪潮到了下半场,一切回归理性,这种火热的趋势就逐渐降温。

而到了疫情爆发之际,大量初创企业都遭到了冲击,各种不确定因素增加。除了少部分互联网企业获得机遇逆势发展外,大部分的企业都受到了影响。

有经济观察者评论称:“风停了,猪都摔了下来。潮水退去,很多人在裸泳。”



受疫情影响,大量初创企业都遭到了冲击。

赵洁可以说是创业潮衰退的见证者。2017年,本科毕业的她进入了一家网络游戏公司,担任策划和运营。可是,这家企业创办没多久,各项制度都不太完善,老板对员工进行严厉的KPI考核,赵洁拼劲全力,与达标还有很大差距。

后来,赵洁仓皇离职,转到了另一家新媒体公司,开始负责文案工作。但是,这家新媒体公司的内容产品经过了头半年的快速增长,很快进入到瓶颈期,粉丝量和阅读量都没有继续增加,业务也一直无法突破。

由于失去了持续增长的动力,老板一直寻求新的业务,公司内部人心不稳。赵洁对企业的前景并不看好,于是再一次递交了辞呈。

赵洁曾经考虑过出国留学,但是疫情的爆发中断了这一个梦想。她也曾经考虑过读研、读博,但是过于内卷的学术生涯又让她望而却步。

至于进大厂,能不能考上不得而知,但996的高强度工作并不是她能承受的。她经常浏览知乎、微博、头条,想了解不同行业的情况,但是题主的回答经常让她对行业失去了期待。



字节回应“商业化团队撤城裁员”

疫情爆发之后,一切都在加速变化。一些新创立的科技公司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资金链断裂,来到了破产的边缘。后来,国家也对一些行业进行严格管制,比如网络金融、娱乐行业、教育培训等,不少相关从业人员遭遇裁员,其中也包括字节跳动、腾讯、阿里的相关从业人员。这进一步加强了社会上的不确定性。

在这个局面下,此前的热潮已经逐渐消退,不少创业英雄成为了“负翁”。大家才恍然大悟,“未来主义”带给我们的更多是镜花水月。

因此,应届毕业生再次将视线投向公务员,尽管依然是“事多钱少”,但已经成为了最可靠的选择。

上岸了吗?

公务员是不是胜利彼岸呢?

据多位公务员朋友表示,情况并非如此,公务员现在压力依然非常大,工作量很饱和,情况并没有比前几年好多少。

相反,由于疫情的影响,公务员经常冲锋在前,疯狂加班,同时收入也有所减少,日子一点都不轻松。

大家为什么选择考公呢?

赵洁表示,原因是其他路子都更难走,只有当公务员有一点保障。



从历史的周期来看,毕业生对待考公的态度就是正弦曲线,有波峰也有波谷,循环往复。

当民营经济不景气、发展受挫的时候,考公热就会直线升温,大量应届毕业生就会奔赴考场。但当科技进步、民营经济快速发展、大量职位出现的时候,考公热就会衰退,取而代之的是大厂和创业公司的繁荣。

过去的12年,算是完成了一个轮回。通过考公,多少可以折射中国经济变化的信号。

由于疫情的爆发与国际环境的变化,当下的中国经济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这对于考公热卷土重来有很直接的解释力。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着力帮助民营经济度过难关。

根据这个正弦曲线,波谷之后又将有新的高峰,或许在不久后转机就会出现,新的一波增长又将到来。社会终将理性看待公考。faz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