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瘾君子戒毒后,徒步全国义务宣传禁毒

投稿时间:2021-11-07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不久前,南京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迎来了一名特殊的来客,他推着一辆小推车,上面印着 " 远离毒品 " 的字样。他是 " 独(毒)行侠" 吕加军。一辆改装的平板车,一个写满禁毒宣传内容的自制车厢,他开始了自己徒步全国的义务宣传禁毒的旅途,从山西到陕西、从陕西到湖北、从湖北到湖南,从湖南到福建…… 他说,他会一直走下去!



初二辍学 " 混社会 ",为人看场染上毒品

吕加军,今年 43 岁,来自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曾经吸毒 20 年。他说:"我曾是一名让亲人痛心的吸毒浪子,现在彻底醒悟,我要把我的经历讲给大家,义务为全国的中小学生、家长、社会宣传毒品的危害。"到底是什么让一名吸毒 20 年的瘾君子痛改前非,决定洗心革面?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为宣扬禁毒,走遍全国?

喜欢听评书、幻想能像侠肝义胆的剑客、侠客一样闯荡江湖、浪迹天涯 ……喝着黄河水长大的吕加军幼时生性顽皮、不服管教,初二时瞒着父母逃学,后来干脆辍学开始了 " 江湖 " 生涯:打群架、吃霸王餐、收保护费…… 因为所谓的 " 义气 ",吕加军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转折。1994 年,吕加军为朋友 " 两肋插刀 ",将对方打成重伤,被判处 6年有期徒刑。刚满 18 岁,就过上了牢狱的生活。

6 年的牢狱生活,让出狱后的吕加军与社会脱节,看场子挣跑腿钱就成了吕加军的收入来源。"出来混大家都玩这个,少吸点没事,你也尝尝,好得很。" 一次,在几个 " 朋友 "的连哄带劝之下,吕加军第一次尝试了土制海洛因。这一吸,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二次转折。从四五天吸一次到每天两次,从朋友免费供货到每个月两三万元毒资…… 毒品摧毁了吕加军的意志,他没时间看父母、没心思管女儿。

两进戒毒所痛失家人,痛定思痛成为 " 独(毒)行侠 "

2013 年 4月的一天,吕加军购买毒品时被警方抓获,随后被送到太原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刚开始时,吕家军毒瘾难消,每天度日如年,毒瘾犯了满地打滚。第二年,妻子到法院起诉离婚。2015年,吕加军结束强制隔离戒毒,随后在老家找了个物流工作,做装卸工。他痛下决心,远离原来的朋友圈,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照顾父母和女儿。

可是,好景不长。2016 年的一次朋友聚会,让他再次走上了复吸之路。

2017年,吕加军来到山西省太原新店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始第二次戒毒。这次戒治,让他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在戒毒所干警的关心和帮助下,他过上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吕加军出所前半个月,母亲与世长辞。

结束第二次强制隔离戒毒后,吕加军痛定思痛,决心必须站起来重新活一回,为了逝去的母亲,为了心爱的女儿,为了关心过他的民警,也为了帮助过自己的好心人。吕加军来到苏州的一家电子产品厂打工。这一次,吕加军彻底与毒品说了再见。



工作之余,吕加军被偶然看到的一条新闻吸引住了——针对未成年人的新型毒品已经在市场上出现。这一刻,他再也坐不住了:"不能让毒品的魔爪再伸向孩子们。我要以身说法,把毒品的危害让更多人了解,尤其是未成年人 "。有了这个想法后,吕加军决定做一名 "独(毒)行侠 " ——徒步全国进行义务禁毒宣传。

一切准备好后,在 2019年国际禁毒日前夕,吕加军拉起了平板车,向太原方向出发,这是他徒步全国义务禁毒宣传的第一站。从朔州到太原、从太原到临汾 ……他拉着自己的 " 房车 ",开始了漫长的禁毒宣传之旅。

拉着两三百斤的平板车,晒到脱皮脚也磨出了水泡

吕加军徒步全国义务宣传禁毒的过程,"困难比想象的多,刚开始拉着二三百斤的平板车走了不到两公里,焦虑、畏惧、疲乏一起袭上心头。遇上个沟沟坎坎,几乎寸步难行,脚上磨出了血泡,皮肤晒得脱皮。晚上睡在车上,与星星为伴;白天暴走在太阳底下,汗水浸透衣裳……" 放弃,其实很简单,扔下车子回家就行。



但吕加军深知身后是老父亲殷切的期盼,是小女儿渴望的眼神,是民警们期待的目光,是好心人真诚的祝福,甚至还有 " 老朋友 "质疑的笑声。

他,只有坚持!一路走来,吕加军主动和戒毒所民警通过微信、电话联系,每到一处,还会到当地相关机构进行尿检,向民警汇报自己的情况。一路走来,他以自身经历向围观群众介绍毒品危害。

吕家军说道:自己这一路遇到过很多人,有吸毒者来问他怎么戒毒的,还有人说他是吸毒界的败类。很多人嘲笑他傻,但他自己心里清楚,毒品只有害没有利!他的" 旅途 " 还在继续,下一站,是合肥。再下一站,就是家。0j6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