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6岁被拐隐忍9年,找到父母后将人贩送入监狱

投稿时间:2021-12-14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2005年,一位名叫程颖的西安女孩被拐。经人贩子两次转手,程颖被卖给一对河南夫妇,此时的她不过6岁。

9年间,程颖忍辱负重、百般讨好,在养父母面前尽力扮好乖乖女的形象,只为有一日逃出生天,与亲生父母团聚。

每到夜间,程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强迫自己回忆起父母的名字与家乡的信息,并偷偷在纸上记录下关键信息,以防自己忘记。



程颖

与此同时,程颖的亲生父母夜以继日地寻找女儿,一刻也未停下。9年里,父亲为寻女儿,跨越了大半个中国,路程总计三十多万公里,不放弃任何一丝线索。

终于,2015年,程颖与父母迎来重逢之日。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支离破碎的家庭

程颖出生于2000年,家住西安大白杨村。父亲程竹是一位技术熟练的装修工人,收入颇丰。母亲金伦菊平日里做一些小买卖,也够养家糊口。

夫妻俩都是本本分分的正经市民,生活虽谈不上富裕,倒也平淡幸福。



程颖的父母

2005年,程颖就读于西安红庙坡小学一年级。这一年,程家的二女儿诞生,为家里增添了不少喜气。

然而,这样幸福的日子并未持续多久。10月18日当天,小女儿恰好满100天,但这一天也是大女儿程颖被拐的日子。

当日早上,金伦菊目送孩子入校门的那一刻,心头有不详的预感涌出,但她还是强压奇怪的想法,回家操办起二女儿的百日宴。

到了中午,金伦菊连忙赶到校门口接大女儿,此时距离放学已过20分钟。然而,任凭金伦菊怎么寻找,程颖愣是没有出现。



程颖和妹妹

这时,金伦菊已经变得六神无主、慌乱不堪,心仿佛悬在了刀口上。她立即打电话给丈夫,并商议向警方求助。

警方接到报警,迅速展开调查。与此同时,夫妻二人还发动了身边五十多位亲朋好友一起帮忙寻找。众人将全市翻了个底朝天,仍旧一无所获。

那段日子,程竹夫妇活得如同行尸走肉,茶饭不思,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的状态,逢人就问有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

金伦菊更是自责到了极点,不断埋怨自己为何要晚到二十分钟。若非小女儿仍处于襁褓中,需要母亲的照料,金伦菊恐怕早已精神崩溃。



程竹

在后来的采访中,夫妻二人回忆起当初丢失女儿的生活,直言“想死的心都有了”,形容自己“快成神经病了”。伴随着程颖的无故失踪,曾经安定快乐的小家庭瞬间支离破碎。

程竹夫妇强忍失女之痛,立誓不论付出什么代价,今生必须将程颖找回。于是,夫妻二人打算分工合作。

金伦菊留在家中照顾嗷嗷待哺的小女儿,为丈夫与程颖守家。程竹毅然决然地辞去工作,购置了一辆面包车,走上了漫长又艰难的寻子之路。

程竹先是将西安所有的汽车站与公交站转了个遍,后又踏遍河南、福建、广东各省。只要哪里有消息,程竹便会马不停蹄地赶过去。



寻亲路上,程竹认识了不少丢失子女的父母,大家交换寻亲信息,相互取暖,相互鼓励,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寻亲团体。

此外,程竹还将多张女儿的照片拼接成大海报,粘贴在车上,十分醒目。

就这样,程竹开车寻遍了大半个中国,走了三十多万公里,只为那一丝渺茫的希望。那么,失踪的那一天,小程颖究竟经历了什么?

车站被拐,两次转卖

2005年10月18日中午,程颖在学校门口等候妈妈来接。等了半晌,一直未等到妈妈的身影。于是,程颖径直走向了公交车站。殊不知,她即将迎来的竟是长达九年的噩梦。

程颖在车站小站了一会,便看到一位陌生女子迎面而来。那女人笑脸迎迎,温柔地对程颖说:“别害怕,我是你妈妈的朋友。妈妈在家照顾小妹妹,脱不开身,就让我来接你。跟阿姨走吧!”



程颖心中一阵狐疑,她从未见过这位所谓的妈妈朋友,可六岁小朋友哪有什么安全意识,她还是被骗着上了公交车。而这一走,便是九年之久。

拐卖程颖的人贩子名叫王丽,她与丈夫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那日,她见程颖生得可爱,脑子一糊涂,便将其拐卖。

王丽将程颖拐到了陕西省延长县,将其改名为“王希”,开始充当“妈妈”的角色。

面对这个假妈妈,程颖既抗拒又害怕,可她才六岁,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与大人抗衡。

就这样,程颖每日假装乖巧听话,懂事地在王丽身边待了三年。然而,王丽的丈夫王红林并不喜欢程颖,夫妻俩为此多次吵架。



2008年,王丽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王红林显然不愿意带着个“拖油瓶”,便以一万元的价格将程颖卖给了延安延长县的一对夫妻。

过了三年,这对夫妻又将程颖转卖给长葛市的孟姓家庭。一来二去,程颖被转卖了两次,名字也从“王希”改为“孟某某”

最后接手程颖的夫妇是一对养蜂人,丈夫姓孟,妻子姓邢,两人都无法生育。

早年间,孟某夫妇以两千元的价格从山西买了一个男孩子,如今加上程颖,他们算是过上了“儿女双全”的幸福日子。

殊不知,他们的快乐,建立在两个破碎家庭的痛苦之上。

委曲求全,九年等待

与父亲程竹一般,程颖对于回家的渴望也十分强烈。随着年龄的增长,程颖愈发肯定自己当初被骗以及被拐卖的事实。

为了防止记忆流失,每到夜里,程颖总会在心中默念自己的名字,以及家乡“西安、大白杨”。此外,她还将这些关键词记录在小本子上,小心翼翼地藏好,不让养父母发现。



与此同时,程颖从懵懂无知的年纪起便开始存钱,她深知,只要有钱,就能买到车票,才能回家。

养父母担心程颖逃跑,平日里鲜少给钱,最多也是几毛或一块。可程颖从来不舍得动这些钱,而是几毛几块地积攒下来。到了十岁那年,她便有了500元的“巨额”存款。

不过,此时的她年纪尚小,不知该如何回家,更担心逃跑的路上再次被拐卖。于是,她继续暗中寻找时机,准备再忍个几年。

2014年,程颖年满15岁,就读于成都的一所高中。孟某夫妇在成都华阳开了一家蜂蜜制品店,而当初被买来的男孩也在此地工作成家。



为了实施自己的逃跑计划,程颖故意同养父母提议想辍学回家,帮父母经营店铺。孟某夫妇见程颖如此懂事,且这些年一直听话乖巧,便逐渐放下戒备,还送了一部手机给她。

另一边,程竹耗费九年光阴遍寻女儿未果,将家中的二十万积蓄尽数花光,甚至欠了十八万外债,面包车也因长期使用报废了。

不过,程竹并不后悔,家中的妻子与小女儿也十分支持他的决定。九年间,程竹从一个完全不懂网络的工人慢慢学习,成为了一个“上网达人”

他在微博、贴吧、论坛等社交平台上发布信息,只为多一丝希望。这些年里,程家多次搬家,却从未离开过大白杨村。他们生怕有一天女儿回到家乡时,找不到父母。

或许是程竹寻女的决心感动了上苍,好运终于眷顾了他。



程竹的社交平台账号

2014年12月31日,程颖在看店的间隙,发帖询问:“有没有人知道西安的大白杨街在哪?”不久,一位来自西安的热心女网友回复道:“大白杨是村,不是街。”

程颖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立刻与女网友聊了起来,并将自己六岁时被拐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知对方。

女网友听罢,甚是感动,决定帮助程颖打听一番。突然,她想起不久前看到的寻人启事,其中的信息与程颖的描述几乎完全一样。于是,她迅速拨打了程竹的电话。



2015年程颖和父亲见面

当日下午,程竹接通电话,对方第一句话便是:“我好像找到你女儿了。”听罢,程竹先是愣了愣,而后精神一下子提了起来,然后又陷入激动与迟疑中。

九年间,程竹夫妇接到太多类似的诈骗电话,他们成百上千地花钱买信息,最多一次被骗了八千元。

于是,程竹本着怀疑的态度与女网友进行沟通,并询问对方有无程颖的照片。

坏人终食恶果

在女网友的牵线搭桥下,程竹与程颖互加微信。程颖立即发送了自己15岁的近照,而放大照片的那一瞬间,程竹几乎可以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眼泪也不自觉地掉落。

哪怕过了九年,女儿已经大变样,可程竹依然可以百分百确定,照片中的女孩就是与自己失散了九年的大女儿程颖。



而后,程竹迫不及待地拨打了报警电话,并将最新消息同步给警方。其实,自程颖失踪起,西安警方便成立了一个专案组,而此案也成为了部省督办案件。这九年间,专案组人员的足迹同样遍布大半个中国。

很快,西安专案组与成都警方取得联系。2015年1月6日,西安警方与程竹夫妇火速赶到成都,一行人驱车前往孟氏夫妇所经营的蜂蜜店。

到了目的地,程竹与金伦菊透过车窗,远远看见那个正在看店的女孩,激动地难以自抑。

不过,警方不敢贸然行动,生怕打草惊蛇,惊动了程颖的养父母。深思熟虑下,程竹夫妇在蜂蜜店旁的小旅馆暂且住下。



正在看店的程颖

另一边,警方火速采取行动。1月7日,侦查员与程颖秘密接头,并采集了程颖的血样,打算进行DNA比对。

在等待检验的时间里,程竹夫妇备受煎熬,生怕结果不正确,他们不知有没有勇气再找九年。

1月8日下午四时左右,DNA比对结果显示:“程竹与程颖系亲父女的可能性高达99.9999%”。很显然,蜂蜜店的女孩百分百是程竹的亲生女儿。

下午五时,警方火速包围了蜂蜜店周围。一声令下,警方陆续冲进蜂蜜店,当即逮捕了孟某与邢某,并将程颖解救出来。



程颖

见到亲生父母的那一刻,程颖卸去了九年间一切的伪装与警惕,如婴儿般哇哇痛哭起来。

程竹夫妇张开温暖的怀抱,与女儿紧紧相拥。那一刻,九年的委屈、害怕与痛苦全部释怀了。

历经长达九年的煎熬等待,程竹、金伦菊与程颖一家三口终于迎来了团聚,令在场的警方也不禁泪流满面。

乖巧懂事的程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爸爸妈妈,谢谢你们,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我。”程竹夫妇听完,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傻孩子,你都没有放弃,我们怎么能放弃呢!”



程颖和亲生父母团聚

2015年1月10日,程颖跟随亲生父母回到了记忆中的老家——西安大白杨村。程颖这才知道,父母这些年为了寻找自己,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却始终租着最初的房子,只为等宝贝回家。

程竹夫妇多年的夙愿终于尘埃落定,为了感谢当初帮忙寻亲的父老乡亲,他们特地在老家大摆筵席,庆祝女儿的回归。

另一边,在警方的努力下,涉嫌程颖拐卖案的六名犯罪分子均已缉拿归案。

其中,最初拐卖程颖的王丽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其丈夫王红林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至于程颖最后的养父母孟氏夫妇,则被公安机关刑拘起来。



对于亲手将养父母送到警察局的事情,程颖虽有不忍,却不后悔。因为没有买家,就没有卖家,更没有那么多支离破碎的家庭。

尽管养父母待自己不薄,但若没有他们进行的罪恶买卖,自己与亲生父母也不会痛苦多年。

如今,程颖已有22岁,她在程竹夫妇的支持与鼓励下考上大学,过着属于“程颖”的生活。

在中国,每年都会发生数不胜数的儿童拐卖案,但像程颖这般凭借机智与冷静回归家庭的孩子却少之又少,衷心祝愿程颖一家人能够一生顺遂,前路一片光明,也祝愿那些被拐卖的儿童能够早日与家人团聚。km6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