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女大学生喝农药身亡,父亲:生前遭房东辱骂

投稿时间:2021-12-22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12月13日晚上7时45分,直到现在,程忠喜还对女儿小程去世的时间记得清清楚楚。他告诉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这一周多的时间,她妈妈饭也不怎么吃,每天都在难过。”

12月12日下午,只有20岁的大三女生小程喝下了一整瓶的农药,经抢救无效后不幸身亡。生前,她和一位七旬的房东有着3100元的租金和押金的纠纷。父亲程忠喜告诉记者,女儿患有轻度抑郁症,房东明明知道这个情况还在退还押金问题上故意刁难女儿,导致女儿自杀。



据媒体报道,小程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称,自己是被房东逼死的,临终前甚至报警要求对方道歉,还对闺蜜说帮她照顾小狗狗。12月20日,她在西安火化。

21日,潇湘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房东任某,但均未得到回应。程忠喜告诉记者,因为疫情,他暂时没有办法到西安去找房东。但他会继续维权,他希望能够从房东那边得到应有的道歉和赔偿。

父母:女儿是个自强且自立的人

程忠喜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他们一家都是农民,含辛茹苦近20年培养出一名大学生,一家人都很珍惜。“女儿也一向很自立自强,除大事以外,很多杂碎的小事都自己处理,从不麻烦父母。

今年6月,小程在西安市新城区租住了联志花苑小区房东任某的房子,是一座两室的单元房。小程租住了其中一间,租期一年,从6月14日到次年6月13日,房租每月1900元,电器、家具押金3000元。房租共分两次交,双方约定第一次交房租时间是6月11日,第二次则是11月14日。



程忠喜说,女儿当时念的是大专,大三的她正逢毕业,正在实习找工作,同时也想试试能不能够考个专升本,才租了一间房方便学习和看书。后来因为情况发生变化,10月31日,小程打算退租,程忠喜和妻子一起来到西安帮助女儿打扫房间。“当时房东也在,说等到扣完水电后就返还押金,并且也验收过了房间里的一些设备,没有其他问题。”程忠喜告诉记者,当时女儿有说要帮房东寻找下个租客,但被房东婉拒,说自己可以找。随后,小程随父母离开西安,留下了一些东西在出租屋里随后来取。

11月10日开始,小程开始自己和房东任某讨论退款的事宜,并且经常往返于西安和商洛两地。期间,小程回到出租屋里,发现已经有人住在里面了。小程的母亲告诉记者,,当时房东在还没打招呼的情况下就把房子租出去了,女儿当时也很诧异。当天,小程给房东发微信说,昨天有东西忘在房子里,因为房间已经租出去了,请求退还押金和租金。

纠纷:双方因为押金问题争执不下

据父母表述,当时房东说,该退的一定会退的。小程也给房东算了一笔账,押金3000元,水电费500元左右,还有退一个月房租1900元,加起来任某应退她4400元。但当时房东表示,叫人打扫卫生、擦玻璃、另外重设密码、卫生间花洒漏水、卫生间上的灯掉下来都要扣钱。

据源点新闻报道,小程认为,花洒和灯本身就有问题,合同曾约定可以做饭,做饭时墙面自然损坏,她不承担赔偿责任,对玻璃上的油渍,她更不应该承担责任。至于任某认为的需要变更房锁密码的事,那是房东的份内义务。而任某认为,小程搬进来时花洒和灯都是好的,因为维修以及处理玻璃油渍,同时为了发布招租信息都需要钱,所以要扣除小程的这些费用。



任某坚持认为只能退还2000元左右。同时说,必须找到中介后才能退这些钱,而双方表示都找不到彼时的中介了,任某撂下话“找不到中介2000元都不会退。”

据媒体报道,任某曾算账称,房子虽然租出去了,剩余一个月的房租不退还,3000元押金因为他重新发布给中介,花掉900元中介费,再次租给新房客时少收300元再减掉500元水电费,所以只能退还1300元。

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从小程父母提供的合同看到,有着关于退租的规定,“合同期内,乙方(房客)中途擅自退租,应按合同约定的一个月租金向甲方(房东)支付违约金,押金不退。”合同最后补充条款约定,“合同期内,如乙方想要转租,需要提前和房东协商,如经过房东同意,乙方可转租,转租成功后,甲方退还乙方押金以及剩余房租。”

最后,小程将要退的钱降到了2500元,但没有等到房东任某的回应。父亲程忠喜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本身房东在开始的时候就承诺会退还押金,但后面又各种推脱不给。并且在租约还没到期的情况下,就擅自把房子租出去了,没有和小程以及任何人商量,这是不能理解的。

自杀:患有抑郁症,并且受到房东辱骂

12月9日,小程在网上下单买了两瓶“敌草快”,这是一种用于除草的毒药,属于中等毒性。12月12日下午,小程给室友和报警短信发了信息之后,喝下了一整瓶的”敌草快“。程忠喜告诉潇湘晨报记者,12日下午6点左右,他们接到西安市公安局站新城分局自强路派出所民警电话,告诉他女儿出事了。

顾不上多想,他和妻子立马驱车4个多小时从商南县赶到西安,见到女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程忠喜说,在病房见到女儿时感觉精神还可以,他和妻子从女儿的口中才知道女儿自杀的原因。



原来,在协商无果后,小程请人写好了起诉状。据源点新闻报道,11月12日,任某主动给小程发微信称,“你刚开始走上社会什么都不懂,叔叔在等你上(起)诉。”12月8日,任某给小程发微信说,“你好,叔叔越来越觉得你很可笑,傻傻的可怜。本来是不值一谈的小事,到你跟前就这么的难,你到西安这半年中,也有幸福的回忆,也有被人玩弄的羞耻,这些你上当受骗的经历,你不敢把这些隐私告诉自己的父亲,怕自己父母难以接受,叫父母心中有难以磨灭的阴影。”

在小程父母提供的微信截图中,双方互有争吵,任某还带有辱骂性的语言。任某突然骂称,“你这婊子,我真恶心你。”小程发微信回击,“无良房东退钱。”她给任某打电话,对方不接。而后,小程才买了农药,喝了下去。

程忠喜说,女儿曾被检测出有轻度抑郁症,并且房东此前早就知情,但他害故意去刺激女儿,才导致了她服毒自杀。12月13日下午2时许,小程陷入昏迷,7时45分,小程离开了人世。



后续:房东称没错,建议走司法途径

直到12月21日,程忠喜没有在房东那边得到任何的回应,他在网络媒体上曝料,想要为女儿讨回公道。程忠喜说,他曾经向当地派出所和房东所在的居委会,希望任某可以出来协商。但警方认为不属于刑事案件,并且居委会也表示,因为死了人,他们不好介入。

21日下午,潇湘晨报记者拨打了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的电话,其政治处的工作人员表示,相关工作人员因事外出,目前暂时不方便回应。同时,记者也试图多次联系房东任某,但电话那头始终显示:通话中或者无人接听。

据源点新闻报道,任某的妻子伍某曾说,丈夫性格暴躁,一句话说不好就打人。随后,任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说,在小程的这件事上,他觉得自己没有错,建议其父母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后事。随后,其便拒绝了媒体的采访。

对于未来,程忠喜感到有些迷茫。他告诉潇湘晨报记者,现在因为西安疫情的原因,他没有办法再进一步处理这件事。想等疫情过去,政府能够伸出援助之手,一起将这件事调解,如果不成也将走法律程序。“房东逼死我女儿,也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和道歉,还我一个公道。”程忠喜说。MI1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