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老人赏万元求下联45年未果:五六千条没满意的

投稿时间:2022-01-19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1977年王玉成在工会的活动中作了条上联,“易卜生 安徒生 生生生花妙笔”,若有工友对出下联可奖励5元,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时一个月工资只有18元。”王玉成说。

可45年过去,奖励金额从5元涨到了1万元,王玉成依然没有收到满意的下联。他介绍,目前已经收到从全国各地发来的五六千条下联,有的前面两个人名无法作出别解,有的后两个叠字没有意趣,“至今没有入围的。”

山东省楹联艺术家协会原主席娄以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王玉成的上联为谐趣联,一般在联语中或明或暗地含有一定难度的关卡,是对联中比较难解的一种。

王玉成表示,上联不到十几分钟就写出来了,下联却想了四十多年,“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再也想不出这么精妙的下联了。”



对话王玉成:

【1】45年未收到满意下联,奖金从5块涨到1万

九派新闻:上联是在什么样的场景下想出来的?

王玉成:1977年我还不到30岁,当时在泰安的建设兵团里工作。厂里工会搞活动,对对联,我心血来潮,写了几十条上联,其中就有这一条,我想了十几分钟就写出来了。其他的上联很快被工友对了出来,只有这一条难对。

当时我就说,谁要是对出来奖励5块钱,当时一个月工资也就18块,奖励已经很高了,还引起了轰动,泰安市很多人来对。我退休以后去济南定居,又找济南这边的人来对,奖金从5块涨到100块,又涨到500块、1000块,每年都会递增,直到现在的1万。遗憾的是,到现在没有一个入围的下联。

九派新闻:想要对出下联,难点在哪里?

王玉成:难点有三个,第一是前两个词必须是人名,战略家、军事家或者画家等等,要是大家公认的名人。

第二是这个人名要有明显的别解,上联的易卜生,可以别解为用易经占卜人生;安徒生别解为安能活出一生。

第三就是“生生”,它是名词,代表书生、文人、秀才,90%的人都理解成了动词。

前面的对出来,后面的四个字就脱口而出了。我想了这么多年,能代表人的字,字典里不超过20个,比如皇帝的皇,君子的君等。



九派新闻:现在收到了多少条下联,有没有比较满意的?

王玉成:全国陆陆续续有六七千份,很遗憾没有一件入围的。举个例子,最近出现了三四百个邓小平、袁隆平,因为这个好对,平易近人嘛,但是这两个人名没有任何别解。还有王安石、齐白石,石破天惊等等,前面只是人名的罗列。这几十年,几乎古今中外的人物都凑到下联里去了,但是没有成立的。

【2】从小被父亲教授国学,感叹如今国学文化滑坡

九派新闻: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对联?

王玉成:从四五岁就开始了,我爷爷、爸爸、哥哥对对联特别喜爱。我父亲之前在山东的大学里做讲师,教历史、地理和中文。

我们的家教特别严格。小时候父亲让我写毛笔字,一个字写一天,写几百遍,写不完不让吃饭,家人吃饭的时候我在旁边罚站。我受罚的时候,母亲从来没有阻拦过,只在旁边偷偷流泪。但如果我学得好,父亲会给我买糖吃。小时候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只记得父亲很严厉。

我有四个哥哥,两个姐姐,全是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我的学问是最差的,上完初中就上山下乡,种地去了,然后结婚生子。后来,在建设兵团里当清洁工,扫厕所,没个正经工作。

1978年考大学,当时考得也不好,不是正规学校,我在那里读了几年汉语言文学,后来又读了研究生。毕业之后在山东师范大学讲过课,教灯谜、楹联。

九派新闻:你现在还写对联吗?

王玉成:我今年写了10个上联,发在网上让全国的朋友来对,这些比较简单,都对上了。我还给这些对上下联的朋友送了几本书,全是我珍藏的书。

退休以后,我一般早上4点半准时起床,写毛笔字,下午去给社区的小朋友上课,讲四书五经,晚上10点到12点读书,这是雷打不动的。

九派新闻:你现在在看什么书?

王玉成:看《红楼梦》,我在《红楼梦》上的投入远远超过了对联,现在正倡导成立山东省红楼梦研究协会。我保存了几百个《红楼梦》的版本,有清代的、50年代的,还有民国的等等。但是年龄大了,记忆里不是很好,看了忘,忘了再看。

九派新闻:你的孩子也学的中文吗?

王玉成:我儿子从事金融专业,在银行工作,收入很高,但他不喜欢文科。我跟孩子接触少,年轻的时候跟妻子两地分居,孩子跟着妻子长大。我确实有点遗憾,像大哥二哥的孩子,全是学中文的。

九派新闻:你觉得现在年轻人对国学感兴趣吗?

王玉成:我去年自费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文学院做了两个月的考察,坦率地讲,年轻人书读得少了,像《岳阳楼记》、《桃花源记》、《醉翁亭记》……这些他们都不会背。

济南市有上万家饭店,书店却只有6家,还都处于亏损状态。我感到非常焦急,希望年轻人可以放下手机,拿起书本。

【3】在社区开书院,捐赠14000本藏书

九派新闻:你现在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王玉成:我在我们社区开了一个公益书院,书院用房是社区提供的。社区规模大,有16000多人,有6个户外广场,室内的活动空间也很大,我就和社区的工作人员商量,想开一个书院,教小孩子们学围棋、象棋、小提琴、国学。2020年10月份,书院成立。

成立之后,先创办了少儿书法班,老师是一个老书法家,80多岁了。他的楷书、隶书在济南很有名气。书院的兴趣班都是免费的,刚开始招生的时候,有20来个学生面试,我就让他们写字,感觉有天赋、有前途的才留下,其他的我就委婉地说下一期吧。

目前书法班有10个学生,最大的12岁,最小的6岁,12岁的那个孩子去年参加了全国比赛,还获了奖。相信这几个孩子里面,将来肯定能出几个书法家。

慢慢地,书院开办了国学班、油画班、小提琴班、围棋班等等,都很成功,也有十几个老师。我主要给孩子们讲国学,比如四书五经、毛泽东诗词。

九派新闻:书院里面有图书馆吗?

王玉成:社区提供了一些书架子,我把自己的书都捐给书院了,有14000多本,让大家免费看。这是我50多年来的藏书,一本一本买回家的,全是文史方面的书籍,把屋子塞得满满的。之前我经常给小学捐书,10本、20本地捐,量比较少,这次我全捐给书院,一本也没留。

九派新闻:书院平时会搞哪些活动?

王玉成:我们经常组织一些小型的演出,唱歌、跳舞、唱豫剧越剧,还有湖南的花鼓戏。今年还准备排练一个黄河大合唱,准备7月1日之前筹备好,现在正紧锣密鼓地筹备这个事儿,难度挺大的。老了之后,整天忙忙碌碌的,感觉很充实。aEU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