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策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生母:年夜饭为他留碗筷

投稿时间:2022-01-27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笑傲江湖

儿子姚策离世后,杜新枝很难入睡。她常为恶评所累,直到夜里两三点服下安眠药。

姚策曾说,只要自己离世,网暴就会停止。但情况没有如他所愿。

9月18日,姚策养母许敏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杜新枝侵权案开庭时,双方支持者还不时到对方阵营里唾骂。

12月,一位报道姚策事件的前记者因被网暴,起诉了一家网络公司。姚策遗孀熊磊被捏造和这名记者有不正当关系。面对辱骂,熊磊患上抑郁症。

时常有人打进电话,辱骂杜新枝,以及姚策养母许敏。这些,杜新枝都不想纠缠了。

最近,她计划去姚策墓前祭拜。她还想在准备年夜饭时,为儿子留一副碗筷。



祭拜姚策。图/受访者提供

以下为杜新枝自述。

1】在景德镇租了房,打算陪伴孙子成长

我和郭爸现在在景德镇。

这次来景德镇是打算长期留在这里,想着能够照顾熊磊和孙子楷楷。因为姚策生前是做电商的,所以熊磊也跟着他了解很多电商有关的事情,现在自己也从事电商带货。

熊磊在景德镇租了个小二层楼的房子,自己办了个工作室。但做电商这个事就很容易日夜颠倒,所以她之前一天三顿饭都是外卖,或者偶尔下个馆子。

因为生活不规律,事业刚起步,她没办法照顾楷楷,所以之前楷楷都是放在老家,由外公外婆带着。他失去了父亲,如果又长期见不到母亲,对于一个小孩的成长肯定很不利。

楷楷今年也4岁了,是上幼儿园的年纪。我看过姚策小时候的照片,楷楷现在和姚策简直一模一样。耳朵、鼻子都像,脸型也像。

我就和郭爸商量来景德镇陪着,这样一是能给熊磊改善下伙食,不要每天吃外卖,二也陪着楷楷,让他也能天天见到妈妈。

其实这次出行计划有一段时间了,之前买了1月14日的票,但是家里人身体突然有些不舒服,就耽搁了几天,最后是1月18日下午一点多到的。

景德镇最近的天气比驻马店好,每天都出了太阳。

我和郭爸一起在熊磊工作室附近租了个房子住着。房子大概80几平,她下班后也能过来休息。

只不过具体的居住时间还没确定,我们也不敢租太久。目前是租了两个月,每月将近2000元,租得就能便宜些,不过这个价格比我们老家那还是贵了不少。

网上有消息说,我们打算住进姚策原来的房子。我从没打算去住,甚至都不想靠近,会让我想起不好的回忆。

因为现在才刚搬进来,锅碗瓢盆什么的都缺,1月21日早上才去买。我们和楷楷的外婆一家一起做了几顿饭,郭爸洗菜,我和楷楷外婆就做饭。

目前我们和熊磊还有孙子的相处都蛮好的。去年我也来过景德镇,熊磊也去过驻马店,住一起的时间加在一起大概一个多月,相处很不错,没什么矛盾。

熊磊是个很直率的孩子,但不是很乐观的性子。这几天相处下来,我们处得蛮好。唯一习惯不一样的就是他们吃辣,我们吃不了,所以做菜一般都会准备两个不辣的菜。

这次我们来了楷楷也很开心,以前他只能在视频里和我们说话,说我们那边太远了,让我们来找他,现在他也天天缠着我们。

楷楷说话就像个小大人一样,有次郭爸带他去看摩托车,回来楷楷就跟我说,今天看了摩托车,有新的,还有旧的。我就问他喜不喜欢,喜欢就给他买一辆,结果他说,“哪有钱哦。”当时我也笑得不行,觉得这孩子太有意思。

平时教育方面也很感谢一些网友,她们有的是老师,每天晚上会给楷楷开个视频课,教教他诗词、成语,之前还给我背了《登鹳雀楼》,背得可好了。

新年也快来了,所以我们也在准备年货。他们家准备很多腊味,但可能我们那边的习惯,不喜欢吃腊味,我总觉着有股子味,我们还是喜欢新鲜肉。所以这次又备了腊肉,又备了很多新鲜肉。

至于一些年货小零食之类的,有很多厂家送来做直播的样品都留着,家里特别多,根本没准备出去买。对联的话,因为姚策刚离世,所以也不能贴,就没有准备。



网友写给杜新枝的贺卡。图/受访者提供

2准备除夕上午去祭拜姚策,年夜饭为他留副碗筷

今年没有大年三十,只有大年廿九,但是按照当地风俗,当天上午,我们要和熊磊、楷楷一道去祭拜一下。

墓离我们现在租的房子不远,到时候会开车过去,因为要带的东西特别多。他生前很喜欢篮球,但这次祭拜还是以当地习俗为主,我们就准备了一些水果和肉类,其它的东西都按照当地习俗。

现在也不知道那天会和他说些什么,要说的话太多了,一想这个事,我的情绪就控制不住。

我们的习惯就是,在年夜饭的时候,为逝去的亲人留一副碗筷。在我们习俗里,逝去的亲人那一天会回来,和亲人一起吃顿饭。

对年夜饭做什么菜已经有了些打算,首先肯定会包饺子。我之前问过楷楷外婆,她说这边都不吃饺子,我还蛮吃惊的,因为在我概念里,过年就该吃饺子。

饺子寓意着团圆,所以不管家里边有没有这个习惯,我们肯定还是会包饺子的,至于吃不吃,那就看大家自己了。

我也准备做扣碗。扣碗里边包含很多种类,可以放丸子,放酥肉,还可以放鱼、梅菜扣肉之类的,一碗一碗的,放到蒸笼里蒸上。吃的时候拿出来,找个碟子一扣上,就可以吃了。

还有每年年夜饭必备的红烧鲤鱼,再就是啤酒鸭。

姚策生前很喜欢吃啤酒鸭,去年过年的时候他在杭州,我们也一直在身边陪着他。他那天就说想吃烤鸭,我们就去外面买了点,在租的房子里做了些菜,给他打包送过去吃。

那个时候虽然姚策的情况也很不好了,但是人毕竟还是在的,条件比较简陋,但那顿饭吃得还是很开心。

除了吃年夜饭之外,我还准备给楷楷买一套新的衣服。新年就要穿新衣,得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带楷楷出去走走,教他认认路边的花、草,还有多认识些字,把教育融入生活中。

但是过年确实没办法去拜访熊磊这边的亲戚了。因为这边的习俗就是3年之内不能上门拜访,所以熊磊也想着趁这个机会,开车出去逛逛。

她还说要一起开车去驻马店看看,对我和郭爸生活的地方再多了解了解。但现在受疫情的影响,去河南可能比较困难,一切计划也都是暂定,具体情况还得等当天再说。

出去走走还是有必要的,不管是我们,还是熊磊也好,这一年里都遭遇太多事情。本来熊磊是挺开朗的人,也诊断出有中度抑郁,开了一大堆药。

她想着为孩子能够坚强些,也渐渐开始减少吃药,变得乐观点。所以一起开车出去兜兜风、散散心是必要的。

3】希望把糟心事忘在过去一年

如果说和去年的变化,那有太多了,但最大的不同还是姚策不在了。

他去年春节的时候,身体确实很不好了,但是毕竟人还是在的,而且精神状态还可以。我想着要是就这样保持下去,就算好不了,总还是有个寄托在这。

而且说不定技术进步了,他的肝癌就就能痊愈了。当时的想法就很简单,只要人在,那一切还是有可能的,直到3月23号他离开。

我偶尔就会想,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多事,没有人网暴,姚策能保持良好的心态,会不会今年还能一起过年。有一次我刷到姚策穿着毛衣,遥望远方的照片。我就在想,这么阳光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走了。

姚策走之前,我一直觉得两家人是有误会,但最后有机会能够和解的。现在我没有这个想法了,已经走到公检法的流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觉得两家人还有和解的可能。

我也不会考虑和解,姚策的走对于我、熊磊和楷楷都是巨大的伤害。楷楷之前一直认为爸爸在北京打工,后来也是知道爸爸不在了,在墓地的时候一直捂着脸哭。

那段时间,熊磊的状态非常差,精神很恍惚,加之很多人言语辱骂她,所以就患上了抑郁症,真的是走不出来。

我和郭爸也是,今年其实过得很艰难,经常莫名其妙就有人打电话进来,骂我们。最开始的时候,真的很懵,不知道是为什么。

对于网络,我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后来有些支持我的人说给我听,我才知道这就是网暴。姚策之前说他死了,网暴就会停止,事情没有如他所愿。

我也很难接受,毕竟骂得难听的大有人在,最开始我的精神状态很差,每天被辱骂的话语折磨到半夜两三点,需要靠安眠药才能睡觉。睡得很沉,起床时却心里空落落地。

后来我慢慢想开了。网络上有些人就是无聊,也只相信他们想相信的,所以这样的人我没办法和他们沟通,索性就不理会。

9月18日的庭审令我印象深刻。当年的很多医护人员到庭,他们讲了新生儿有没有手环,也说了怎么区分新生儿,让我的回忆也清晰起来。

除了这些不好的声音,也有很多人支持我们,为我们发声。这段时间,我还陆续收到了网友送来的贺卡、当地特产和内蒙古羊肉卷,甚至还有人专门为我做了衣服。



网友做的衣服。图/受访者提供

羊肉卷他送了差不多4斤,一整块肉,很大一份,卷在一起,要吃的时候可以片下来。弄成一片一片的,可以用来涮火锅,也可以弄别的形式,品质很好。

对于这些支持我的人,还有帮我对抗网暴的律师们,我都很感谢,感谢他们一直能够相信我,也对我给予支持。

我想以后能长时间陪伴在楷楷和熊磊身边,陪着楷楷成长。姚策离世前也说我错过了他的童年,就把楷楷当作亲生孩子那样陪伴吧。

新的一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把这些糟心的事情忘在脑后,不再有人网暴我们,不再增加新的伤害。也希望能出台相应规定,来制止这样的网暴。

最后就是等待判决结果,希望能还我一个清白。WaC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