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技巨头面临清算时刻

投稿时间:2020-08-01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000098222_piclink.jpgCfT蔷薇网

曾几何时,大型科技公司在华盛顿受到敬畏。这种情况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在本周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Alphabet和Facebook的老板们与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摊牌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老总们发现自己受到政坛两翼的猛烈抨击。与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2018年在国会作证时议员们的笨拙表现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准备得很充分。凭借在对大型科技公司长达13个月的调查中收集的130万页文件,议员们对这些科技公司说出了一些犀利的话。由于这项调查可能会影响遏制科技巨头影响力的未来政治行动,这些首席执行官们有理由感到紧张。CfT蔷薇网

CfT蔷薇网

任何关于加强监管的政治共识都可能被两党间的严重分歧所阻碍。共和党人的核心指控是,硅谷对保守派有一种固有偏见。这样的断言很容易被推翻,比如,在Facebook上点击最多的链接中,大多数是保守派网站的链接。有关亲自由派偏见的说法也不符合这样的现实: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中的民主党人积极地将科技公司高管描述为“网络大亨”,他们的公司以多种方式扭曲竞争。CfT蔷薇网

委员会成员向这些公司指出多项指控,从诱使消费者采用它们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到商业化利用消费者的数据、损害他们的隐私,以及利用自己的实力扼杀竞争对手——有时通过收购他们。几位高管声称自己不记得特定事件、或声称明显令人尴尬的电子邮件“只是在开玩笑”,这些说法有时难以令人信服。CfT蔷薇网

大型科技公司可以辩称,它们的成功首先归功于其提供的创新产品和服务受到消费者的广泛欢迎,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在疫情期间,它们变得更加强大,因为它们的技术经常被证明是封锁期间的生命线。任何阻止它们变得过于强大的行动都必须避免产生弊大于利的结果。CfT蔷薇网

然而,几位首席执行官们过于频繁地依赖这样一个理由:如果要与中国竞争,美国需要它们这些大型科技集团。美国真正需要的是一个没有不公平进入壁垒的竞争性创新生态系统。这种生态系统将有利于诞生更多高科技企业,并使其能够重现当今这些巨头的壮举——其中两家的市值在不到25年时间里从零发展到万亿美元,第三家(苹果)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1996年回归之前在苦苦挣扎。研究表明,大多数创新发生在科技公司规模较小的时候。CfT蔷薇网

小组委员会主席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针对这四家公司的总结发言中表示,其中一些公司需要分拆,“所有公司都需要受到适当监管并被问责”。他的调查无权下令分拆——是否分拆要由监管机构决定。但该小组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可能会为正在进行的其他监管调查提供依据。CfT蔷薇网

西西林的声明的第二部分似乎无可争辩。他的调查可能会对建议更新美国反垄断法起到有益的作用。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衡量反竞争行为的主要标准——消费者福利是否受到侵犯,这往往意味着价格是否被推高——在网络时代已不够充分。正如本周的听证会所表明的那样,潜在的滥用可以采取多种形式。消费者喜欢科技企业的事实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对经济、创新乃至民主制度的更广泛影响是完全良性的。CfT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