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猪装上了脑机接口 这家公司究竟是咋回事?

投稿时间:2020-09-01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编者按:2020 年 8 月 29 日,Neuralink 公司举行了一场发布会,公司老板马斯克介绍了脑机接口最新成果。
ZAj蔷薇网


ZAj蔷薇网

ZAj蔷薇网


将指甲盖大的小芯片植入大脑就可探测小猪神经元的活动,读取脑部的大量信息。
ZAj蔷薇网


ZAj蔷薇网

ZAj蔷薇网


这家 Neuralink 公司,究竟是何来头?2016 年夏天,一家名叫 Neuralink 的公司在美国加州悄然成立,大名鼎鼎的 " 现实版钢铁侠 ",SpaceX 和 Tesla 的拥有者埃隆 ・ 马斯克(Elon Musk),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这家神秘的公司是做啥的?他们为什么这么引人关注?埃隆 ・ 马斯克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不急,我们慢慢八一八。
ZAj蔷薇网


Neuralink 是做什么的?
ZAj蔷薇网


Neuralink 的工作内容可以概括为一点:他们试图研发一种技术,将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融合在一起。这种利用脑机接口实现的融合,将有助于治疗人类的脑部疾病。以及,很可能,使人类变得更加强大。
ZAj蔷薇网


脑部是人类的神经中枢。作为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之一,它承担着维系人类生存的基本任务。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高级神经活动都在脑部完成。如果将人体视为一台电脑,那么大脑就是这台 " 人类 PC" 的运算核心。普通的电脑可以通过外接硬盘、外接显卡、外接内存等方法提高性能,而有科学家认为,这样的 " 改良 " 同样可以适用于人脑。这种观点的产生,最终形成了研发脑机接口的动力。
ZAj蔷薇网


脑机接口(brain-computer interface)是指创建在人类或动物脑与外部设备间的直接连接通路。被脑机接口串联的人脑能够与外部设备之间互相传送信号,交换信息。可以预料,当这一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人们就能够通过 " 外挂 " 外部设备的方式,来提高生物体脑部的运算能力。而 Neuralink 想做的,就是研发出一个足够强大的脑机接口,治愈人类的脑部疾病,并赋予人脑更强大的功能。
ZAj蔷薇网


为了更好地完成自己的目标,Neuralink 的团队包括多名业界知名的科学家。比如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生理学教授菲利普 ・ 萨佩斯(Philip Sabes),波士顿大学生物学教授蒂莫西 ・ 加德纳(Timothy Gardner),都受雇于 Neuralink。他们的经验和研究成果对于 Neuralink 无疑有重要意义。
ZAj蔷薇网


脑机接口的研究到什么程度了?
ZAj蔷薇网


虽然听上去很科幻,但实际上,对于脑机接口的探索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了。最早的研究者致力于探索动物(主要是猕猴)的运动皮层与肢体运动之间的关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科学家早在 1977 年就发现,猕猴能够学会控制初期运动皮层上单个神经元的放电频率。而随后不久,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也找到了猕猴上肢运动的方向与运动皮层放电模式的关系。
ZAj蔷薇网


九十年代以来,人们对脑机接口的研究快速发展。到 2008 年,匹兹堡大学神经生物学家安德鲁 ・ 施瓦茨(Andrew Schwartz)宣称他们创造的脑机接口可以被猴子用来操纵机械臂给自己喂食。这也标志着脑机接口的发展已经容许人们将动物脑与外部设备直接相连,并使得外部设备执行特定的功能。
ZAj蔷薇网


在人脑上又怎么样?
ZAj蔷薇网


或许你没当回事,但能够与我们的头脑直接或者间接相连的外部设备,其实早已存在。最为人所知的例子就是脑电图(EEG)了。这一仪器在头皮处感受人类脑部活动产生的生物电,并放大成可供分辨的脑电信号。某种意义上来讲,当你在接受脑电图检测时,你的脑就已经与这台庞大的机器相连在一起了。广义上讲,这也是一种 " 脑机接口 "。
ZAj蔷薇网


目前,人们依据脑机接口与大脑的联系紧密程度,将脑机接口分为三类:
ZAj蔷薇网


侵入式脑机接口:
ZAj蔷薇网


当你选择这样的脑机接口,那么你就要面对机器直接插入大脑灰质的命运。这类脑机接口能够获得高质量的神经信号,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严重的免疫排斥。目前,这种设备主要被用作治疗使用。科学家利用侵入式脑机接口重建病人的特殊感觉,恢复瘫痪病人的运动功能。
ZAj蔷薇网


目前主要的成功案例来自一名叫做威廉 ・ 多贝尔(William Dobelle)的科学家。1978 年,多贝尔在以一名盲人的脑内植入了 68 个电极组成的阵列,这一尝试使得盲人产生了光幻视(又称眼内闪光,是视网膜受到刺激时产生的感觉)。在随后的调试中,接受这种治疗的盲人能够在有限的视野内看到低分辨率,低刷新率的点阵图像。2002 年,接受新一代系统治疗的患者恢复了更多的视力,甚至可以在研究中心附近驾车慢速前行。同一阶段,在恢复运动功能方面,脑机接口研究也取得了显著的进展。
ZAj蔷薇网


部分侵入式脑机接口:
ZAj蔷薇网


即那些植入颅腔但位于灰质之外的脑机接口。这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 " 皮层脑电图 "(ECoG),是将与常规脑电图相似的电极直接植入大脑皮层。华盛顿大学的科学家曾利用这个技术让一名少年病人能够只靠脑电玩《太空侵略者》(也就是我们熟悉的 " 小蜜蜂 " 类游戏)。但研究者同时指出,利用基于皮层的脑电图实现超过一维的运动很困难。
ZAj蔷薇网


非侵入式脑机接口:
ZAj蔷薇网


顾名思义,这是指那些不需植入脑部即可发挥作用的脑机接口。脑电图就是其中最典型的应用。除此之外,脑磁图(MEG)和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都是非侵入式脑机接口的例子。目前,非侵入式脑机接口主要内容收集人类脑部活动数据进行研究,反向利用这些脑机接口作用于人脑进行治疗目的的尝试不多。德国图宾根大学的科学家在 1990 年代曾利用脑电图对瘫痪患者进行治疗,但受限于脑电图易受噪音干扰以及难于学习的特性,这一技术最终并未在治疗领域走得更远。
ZAj蔷薇网


看了这些前人的研究成果,你可能会意识到,尽管 Neuralink 目标远大,背后又有大名鼎鼎的创始人,但他们并非这一领域的先行者――至少,它不是最早踏入这一领域的公司。许多公司早已由于各种各样的目的踏入了脑机接口的研究和应用领域,在 Neuralink 成立许多年以前。
ZAj蔷薇网


有哪些与 Neuralink 类型相近的公司,他们又做了什么?
ZAj蔷薇网


Cyberkinetics 公司就是脑机接口领域的先行者之一。他们早在 2005 年已经试着利用脑机接口来让病人完成对机械臂的控制,那也是全球首个用侵入式脑机接口来恢复部分运动功能的案例。
ZAj蔷薇网


1997 年成立于美国加州的 NeuroPace 也是早期就加入脑机接口应用研发的公司之一。他们研发了一种被称为 "RNS 系统 " 的大脑活动监测装置,这一装置被用来作为治疗癫痫患者的方案。当识别癫痫患者的病症即将发作时,被植入侵入式脑机接口会发送脉冲来抑制这种冲动,进而缓解患者的痛楚。
ZAj蔷薇网


2008 年在美国匹茨堡成立的 Cerêve 公司将自己的脑机接口设备应用于对抗失眠。他们近日刚刚获得了新一轮融资来支持自己的研究。
ZAj蔷薇网


位于美国匹兹堡的创业公司 Neurable 致力于医疗领域以外的脑机接口应用研究。他们利用脑电图技术来记录人类的大脑活动并进行分析数据,利用这些数据,他们试图研发一种脑机接口来使得用户可以直接利用 " 意念 " 完成对外部设备,比如玩具和汽车,的操控。
ZAj蔷薇网


而另一家公司 BrainCo 则致力于利用外部的脑机接口与可穿戴设备来对人类进行 " 训练 ",通过神经反馈的方式改善一部分人们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
ZAj蔷薇网


根据埃隆 ・ 马斯克本人以及 Neuralink 放出的消息来看,Neuralink 目前的主要研究领域与 NeuroPace 类似,都是进军医疗领域,利用脑机接口来对抗癫痫、重度抑郁甚至帕金森综合症等目前难解的神经疾病。如果他们能够证明自己设备的可靠和安全性,他们将向更远的未来出发。而这里面就包括那些利用外接设备强化人脑计算和认知能力的脑机接口。
ZAj蔷薇网


埃隆 ・ 马斯克为什么关心脑机接口?
ZAj蔷薇网


这样的问题,除了马斯克自己之外,恐怕没有人知道正确的答案。但一个传播非常广的说法是,这名硅谷巨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对抗越来越强大的人工智能(AI)。
ZAj蔷薇网


在过去的三年中,马斯克多次表达自己对人工智能发展过快的担忧。他的担忧不仅仅写在他接受的或大或小的采访中,也表现在自己的实际行动中。在 DeepMind 造出围棋打遍天下无敌手的 AlphaGo 之前,马斯克就已经是 DeepMind 的投资人了。但他表示,自己的这笔投资并非为了财富回报,而是为了提醒自己时刻警惕人工智能的发展。
ZAj蔷薇网


他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也使得他与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 ・ 佩奇(Larry Page)的关系产生了裂痕。在他眼中,这家不停创新的公司,最可能创造出人们意想不到的 " 邪恶之物 ",使得 AI 最终失控。人们猜测,正是由于对 AI 所持的态度,最终促使埃隆 ・ 马斯克走入脑机接口这一领域。在许多科技公司正醉心于创造出不可战胜的人工智能时,他准备站出来让人类具备对抗 AI 的能力――通过另一部分技术。
ZAj蔷薇网


当然,硅谷也有评论认为,马斯克的动机远不如自己声称的那么伟大――防备 AI 威胁也好,帮助人类也罢,都是为了将自己所持有的公司粉饰成 " 正义 " 的一方,并获取更大的利润。真实情况是怎样的?没有人知道。
ZAj蔷薇网


在传统工业的眼中,埃隆 ・ 马斯克是一个离经叛道的怪人。在特斯拉横空出世之前,没有人认为电动汽车将会成功进入市场。在 SpaceX 崛起之前,人们更不认为低成本火箭能成大器。这一次,马斯克还会再一次证明自己吗?面对未来关于伦理的争议,Neuralink 还能站得住脚吗?没人知道。但这注定,会是一个不同的时代。
ZAj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