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这艘船快沉了?46名高管联合请求罢免CEO

投稿时间:2021-01-07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1月6日,有消息称,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对此,瑞幸咖啡方面7日回应中新网记者,“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另据媒体报道,郭谨一7日发布全员信回应称,举报信是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瑞幸这艘漏水船快沉了?46名高管联合请求罢免CEO

1月6日晚间,“关于罢免郭瑾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传播。

请求信称:“由于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为维护广大员工、消费者和投资人的利益,我们郑重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并尽快任命新的公司高级管理层。”

公开资料显示,郭谨一自2020年7月,被任命为瑞幸咖啡新任CEO和董事长;陆正耀、刘二海、黎辉、邵绍锋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该请求信将罢免郭谨一的原因展开为三个主要方面:

1. 郭谨一在供应链方面,为达到中饱私囊的目的,清洗和控制采购体系人员,破坏供应链原有独立的审核内控机制,此外他还通过一家名为“北京克瑞斯通供应链管理”的公司为自己套现牟利,甚至存在贪腐现象。

2. 郭谨一在管理方面铲除异己、党同伐异,这导致公司大量优秀人才正在流失。如不及时改正,今年春节前后将会形成公司大量人才的流失潮。

3. 因其个人能力不足给公司造成隐患,公开信举例称,郭谨一担任CEO以来,瑞幸产品原材料品质越来越差,但采购价格却越来越高。他把原有的大品牌供应商逐步换成他个人更容易获利的、品质差的二三线品牌,从原有的厂商直采逐步替换为代理商采购;同时通过产品的更替大肆提高采购成本。

以轻食品类为例,目前的提样、测试不进行公开竟价和比选,对接人员也大部分没有食品行业工作经验,由负责人一人把持,指定供应商。公司之前选用的是百麦、中粮、鑫国等为星巴克、麦当劳等供应轻食的一线供货商,而现在这些供货商已经被边缘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广州顺大、山东鲁海、广州六合、上海芙纯这些没有大型连锁供货经验、规模产能和品质均不能达到瑞幸标准的供货商。

其实,自瑞幸2020年4月暴雷以来,更换供应商的现象就频频发生,界面新闻2020年5月的报道中曾提及,瑞幸为了要求门店盈利,尽可能控制原料损耗,并在果汁制作中使用临期果汁原料,此外牛奶、糖浆的品牌更换频繁。

请求人签名部分截图

瑞幸副总裁李军在请求人名单之列,且他为请求人代表之一。李军在1月6日晚11点半左右在朋友圈确认了请求信的真实性,并作出了进一步评论。

被集体“弹劾”的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也在1月6日下午进行了回应。据媒体获得的一份“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发布全员信”显示,郭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郭谨一表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也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请全体瑞幸人有正确的认识!”

2020年12月,界面新闻获得的瑞幸最新经营数据显示,从2020年4月到2020年11月,瑞幸咖啡的净收入和自营商店的收入持续增长。具体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同比增长18.1%、49.9%和35.8%。

在瑞幸目前的3898家自营商店中,超过60%的商店在2020年11月实现了盈利。

2020年12月1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针对造假指控,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约合11.75亿元人民币)达成和解。

12月17日,瑞幸咖啡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其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就部分前员工涉嫌财务造假事件达成和解。根据公告,瑞幸咖啡已同意支付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75亿元)的罚款,以了结SEC的这一指控。

按照其APP上“拿铁”13.75元/杯的折扣价计算,瑞幸咖啡要卖出超过8545万杯拿铁才能“挣回”这笔罚款。

瑞幸咖啡声明称,目前公司和门店运营稳定、经营正常。瑞幸咖啡将持续配合监管,将合规工作视为重中之重。

同时,瑞幸咖啡还表示,公司管理层和全体员工将继续保持公司稳定经营,持续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高性价比、高便利性的产品和服务。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当天早些时候,SEC在官网也发布了相关公告。公告附带的起诉书称,至少在2019年4月到2020年1月之间,瑞幸咖啡通过三个独立的购买计划,利用关联方对销售交易进行造假,故意捏造了超过3亿美元的零售额。起诉书称,瑞幸咖啡的某些员工试图通过将公司费用夸大逾1.9亿美元以创建一个虚假的运营数据库,并篡改会计和银行记录来反映造假的销售额,借此掩盖其欺诈行为。

起诉书进一步指控称,瑞幸咖啡故意大幅度夸大了其上报的营收和支出,并在2019年公开披露的财报中大幅低估了净亏损。举例来说,瑞幸咖啡被指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一个季度将其上报的营收夸大了约28%,在截至9月30日的一个季度里夸大了45%。起诉书称,在瑞幸咖啡从事欺诈行为的上述时间段内,该公司从债券和股票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8.64亿美元资金。

SEC周三在纽约南区的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瑞幸咖啡违反美国联邦证券法的反欺诈、上报、账簿和记录以及内部控制条款。瑞幸咖啡并未承认或否认这些指控,并同意达成一项和解协议,其内容包括永久禁令和支付1.8亿美元的罚款,但这项和解协议还需得到法院批准才能生效。

截自SEC官网

今年4月2日,瑞幸咖啡公告,称自查发现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剑财务造假,牵涉约22亿元交易额,公司董事会成立特别委员会,进行内部调查。此外,美国多家律所对其发起集体诉讼,控告瑞幸咖啡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美国证券法。

6月29日,瑞幸咖啡正式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停止交易,进入退市程序,结束了400多天的上市之旅,瑞幸咖啡的股价定格在了1.38美元/股,相较上市时17美元的发行价缩水了90%。

7月1日,瑞幸咖啡在其官网宣布,公司内部调查基本完成,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发现,财务造假始于2019年4月,公司2019年净营收被夸大约21.2亿元人民币,成本和费用在2019年被夸大了13.4亿元。

7月31日,官方正式披露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的调查进展。财政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财政部组织力量,自5月6日起对瑞幸咖啡公司境内2家主要运营主体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和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以来的会计信息质量开展检查,并延伸检查关联企业、金融机构23家。截至当时,检查基本完成。

检查发现,自2019年4月起至2019年末,瑞幸咖啡公司通过虚构商品券业务增加交易额22.46亿元(人民币,下同),虚增收入21.19亿元(占对外披露收入51.5亿元的41.16%),虚增成本费用12.11亿元,虚增利润9.08亿元。

10月12日,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和瑞幸咖啡(北京)作出行政处罚,罚款人民币200万元整。

尽管资本市场上屡遭困境,但在消费者眼中,“小蓝杯”不仅没有倒下,反而神奇般的起死回生,并且动作频频。

据媒体此前报道,摒弃之前的野蛮生长策略,瑞幸自5月起,在全国各地开设200家新店,同时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成功降低运营成本。

同时,瑞幸在营销方面转向了社群营销,不断挖掘存量用户的价值。8月21日,瑞幸CMO杨飞在朋友圈上传图片显示,瑞幸咖啡公众号粉丝突破2000万。到7月底,瑞幸咖啡已经有180多万私域流量用户,其中有110万加入到了9100个围绕门店组建的用户福利群。

今年8月,瑞幸咖啡在厦门召开的2020“年中全国会议”披露,全国4000多家门店照常营业,3万多名员工按时到岗,新增用户数量继续上升,7月瑞幸单店现金流已转正(300多家未营业的大学门店除外)。在消费者方面,今年上半年瑞幸咖啡客户满意度也达到99.89%。下半年的主要管理目标就是保持运营稳定。

瑞幸咖啡管理层当时预计,2021年公司将实现整体盈利。

知情人士谈瑞幸董事长:陆正耀“信任又不信任他”

瑞幸内斗升级,任职半年的董事长、CEO郭谨一被“逼宫”。

1月6日晚间,网上流传一张截图显示,多名瑞幸高管联名信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郭谨一。

就在刚刚,瑞幸方面回应红星资本局称,“情况属实,详情暂不方便透露。”

在联名信中,指出郭谨一存在三大问题,一是控制采购体系人员,与供应商关系过近;二是任人唯亲,致使员工士气低落,内部人才大量流失;三是不具备领导瑞幸咖啡能力,战略规划能力不够。

据了解,这份高管名单几乎囊括了瑞幸所有分公司领导。

1月7日,据媒体报道,郭谨一发内部信称,已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

郭谨一称,网上流传的举报信是在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据媒体报道,郭谨一发表全员信之后,周斌和李军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回击。两人表示,已经掌握了大量郭谨一贪腐实证。据称,联名请求信参与人几乎囊括瑞幸所有中高层业务骨干,郭谨一在全员信中是在混淆视听,进行诋毁和污蔑。

知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发联名信的46位高管中,署名前两位的周斌和李军都属于神州租车时期就跟着陆正耀的高管,目前在瑞幸也是副总裁级别。“李军在神州租车时就是跟着钱治亚,属于租车业务线的。”

据称,这份联名名单几乎囊括了瑞幸所有分公司领导。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2020年7月,在财务造假内部调查基本完成后不久,瑞幸咖啡宣布任命郭谨一为新任CEO和董事长。

彼时,陆正耀“罢免”了自己,瑞幸董事会也经历了“洗牌”。

在2020年7月5日的特别股东大会之前,瑞幸咖啡董事会由8人组成——包括陆正耀、郭谨一、吴刚、曹文宝、刘二海、黎辉、邵孝恒、庄伟元。

其中,陆正耀、郭谨一、吴刚、曹文宝4人属瑞幸咖啡的管理层;刘二海、黎辉2人则曾与陆正耀一起被称为“铁三角”,2人都属瑞幸的机构股东;邵孝恒、庄伟元2人则是瑞幸的2名独董。

而股东大会过后,董事会由6人组成——即郭谨一、吴刚、曹文宝、庄伟元、YingZeng、Jie Yang。

郭谨一此前曾是陆正耀在神州租车的助理,一直被媒体理解为陆正耀的“自己人”,但前述知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郭谨一属于职业经理人,不是长久跟着陆正耀的“铁杆派”,陆正耀对其“既信任又不信任”。

据称,陆正耀更喜欢从租车业务线时期就一起干的高管,“做业务出来的,比较有江湖气”,据介绍,此前的COO也是租车业务线出身。而郭谨一则“不是业务线出来的”,在陆正耀心中始终隔了一层。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