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暗网市场被关 它背后曾有臭名昭著的地堡

投稿时间:2021-01-14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今天,欧洲刑警组织公布重大消息:目前全球最大的暗网交易平台DarkMarket已经被攻破,主要嫌疑人被逮捕。

和曾经辉煌一时的暗网商城“丝绸之路”一样,DarkMarket充斥着毒品、被盗的信用卡、假钞、恶意软件等非法物品。

DarkMarket只能通过某个特定浏览器进入,买卖双方只接受比特币和门罗币,可以有效地掩盖信息。

网站的经营者是一名34岁的澳大利亚男子,他在德国和丹麦边境被捕。

截至网站关站前,DarkMarket在全球有50万名顾客和2400余名卖家,总共完成至少32万次交易,累计成交额为1.4亿欧元(约11亿人民币)。

因为其开源和去中心化的特性,DarkMarket曾被称为“FBI永远关不了的丝绸之路”,但现在看,没有非法的暗网交易市场能逃过制裁。

DarkMarket的关闭是2019年9月暗网大搜捕的余波。

那年,德国警方捣毁了全球最大的非法网站主机服务商的老巢,终结了暗网商城的“黄金时代”。

那家主机服务商叫“数字地堡”(CyberBunker),全球大部分暗网商城都使用它们的服务,包括“华尔街市场”、“大麻之路”、“橙色化学品”,以及DarkMarket。

在明网上,赫赫有名的“海盗湾”和“维基解密”也是由数字地堡托管的。

很有趣的是,这家叫数字地堡的公司,总部真的在一个深5层楼的地堡里。

它的老板名叫赫尔曼·詹恩特(Herman Xennt),是一个充满无政府主义思想和科幻幻想的荷兰人。

詹恩特出生于1959年,在荷兰东部的小城阿纳姆长大。二战中,阿纳姆是激烈的战场,纳粹在那里造了大量掩体。

在十几岁时,詹恩特就对这些地下建筑着迷,希望能住到里面。

在大学毕业后,詹恩特开了几家计算机公司,生意还可以。

等他到35岁赚到足够钱后,他买下荷兰北海岸边一个2万平方英尺的前北约掩体,把整个公司搬进去。

这是詹恩特住的第一个地堡,因为曾作为军事基地使用,所以安全系数非常高。

詹恩特在里面开启一项叫“数字地堡”的新业务,承诺给顾客们提高高度安全度的主机托管环境。

极高的安全性对内容敏感的网站很有吸引力,在90年代,他托管的大多数是色情网站。

时间到2002年7月27日,地堡里意外发生一场爆炸,警方在废墟中发现有毒品制造的残留物。

詹恩特说,自己把地堡的一部分空间租给别人,对方说自己是颜料公司,没说是做毒品的。

在两年前,他确实把地堡租出去过,但知不知情就难说了。因为这件事,政府吊销了他的营业执照,不过没有对他进行犯罪指控。

谁曾想,失去了地堡和公司的詹恩特,开始无政府思想大爆发。

他拉着仅剩的5名员工宣布独立成国,国名就叫“数字地堡共和国”。国土包括被毁的地堡在内的五百英亩土地,官方货币是黄金、美元和欧元,每位国民要交1.5万美元的年税。

詹恩特自称国王陛下(虽然是共和国…),经理坎普胡斯(Kamphuis)是外交部长兼亲王殿下。

他们发起自由宣言,称互联网不受国家束缚,人人都有权利在网上获得一切。

(“亲王”坎普胡斯)

带着这样极端自由的思想,詹恩特对所有非法的网站都极其宽容,卖毒品也好、交易个人隐私也好,他的主机都能支持。

他仅剩的底线是——只有“儿童色情”和“恐怖主义”是不允许的。

2013年,詹恩特打听到德国特拉本-特拉巴赫小镇在出售一座占地6万平方英尺、5层楼深的地下掩体。

这座森严的地堡原本是德国国防军气象部门的总部,它能抵御核弹攻击,里面备有80天紧急生存物质,包括应急电源和一百万升饮用水。

地堡的结构非常复杂,宛如迷宫,必须靠画在墙上的彩线才知道如何行走。在地堡外,还有围墙、警卫室、直升机停机坪,甚至是纳粹在1933年建立的营房。

(警方公布的横切图)

对一个想为全球罪犯工作的主机商老板来说,这里的环境太合适了。

詹恩特出价35万欧元买下地堡,他告诉小镇理事会,自己是做普通主机服务的,能给当地带来至少100个工作岗位。

他对过往的工作经历含糊其词,让理事会有些不安,但因为没有其他买家,他们最后还是把地堡卖出去。

很快,詹恩特把这栋迷宫般的建筑改造成自己的堡垒。他在第五层放水箱,第四层放发电机,第三层放主机,另外两层是办公区和休息区。

每层楼都有安全门保护,在大门口,他安装了监视器和监听器。他还养了很多狗看门。

小镇镇长帕特里斯·兰格(Patrice Langer)去里面巡视过,他什么都没发现,只看到一群人盯着电脑操作。

但出于一种敏感,他还是觉得数字地堡这家公司不太正常,于是向德国检察官约格·昂热尔(Jorg Angerer)报告。

(镇长兰格)

昂热尔开始派警察监视地堡,但他们做不了太多。因为根据德国法律,只有拿到网络证据后他们才能调查他。

更何况,在德国,托管非法网站并不违法,只有当托管商知道网站内容非法,并提供支持服务后,才算犯法。

2014年,荷兰政府在调查“大麻之路”网站时,发现暗网站主使用了数字地堡的服务器。

詹恩特称,自己只是单纯把服务器租出去,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对这个解释,荷兰接受了。

但检察官昂热尔觉得这事非常可疑,于是向德国政府申请拦截地堡的网络流量。

(数字地堡的外景)

一名警察偷偷带着电缆进入地堡,捕获了一小部分未加密的信息。他们发现,大部分流量都指向非法交易的网站,包括贩卖毒品和信用卡欺诈。

尽管警方无法解码加密信息,仅从已知的流量看,能知道数字地堡在为大量暗网提供服务。

但这些证据还不够,詹恩特必须露出更多马脚。

很快,2015年,一名爱尔兰记者发现詹恩特认识毒品黑帮的大佬。

尼古拉·特兰塔(Nicola Tallant)是爱尔兰的犯罪记者,她得到消息,隐姓埋名15年的爱尔兰毒枭乔治·米切尔(George Mitchell)在德国特拉本-特拉巴赫小镇露面。

(乔治·米切尔)

米切尔是爱尔兰第一家毒品工厂的老板,参与过多次黑帮火拼,人送外号“企鹅”。

他卖的毒品论吨计,在1998年被捕后照样把持着爱尔兰的毒品运输。

2000年,米切尔的女儿在阿姆斯特丹被谋杀,爱尔兰黑帮之间的厮杀也越来越激烈。为了保全自己,他开始在国外流浪,然后就遇到詹恩特。

根据线人的消息,米切尔是在和詹恩特做加密电话的生意,詹恩特做技术上的活,由米切尔向欧洲黑帮们推广。

记者特兰特没听说过詹恩特,但她知道那人肯定也不是善茬。在2015年秋天,她带着摄影师前往特拉本-特拉巴赫小镇,找到两人外出吃饭。

在米切尔惊讶的怒叱中,摄影师拍下他们的照片,放在报纸《星期日世界》上。

这个新闻很快引起德国警方的注意,詹恩特的嫌疑更大了。

德国法官终于允许警方窃听詹恩特和米切尔的手机。不过,两人在谈话中一直使用暗语,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起诉他们。

也许是感到受人监视,米切尔在2017年离开小镇。警方也没有找到詹恩特主动帮助非法网站的证据,很是焦急。

想来想去,他们觉得,只能用“钓鱼”的方法。

在德国政府的许可下,警方创建了自己的暗网,一个关于彩票的欺诈网站。

这个网站的设计尽量看起来真实又阴暗,又要确保任何人不会真的上当受骗(否则,警方就会变成罪犯)。在网站完工后,警方向数字地堡发送邮件,请求租用服务器。

数字地堡的销售人员欣然同意。在经过漫长的对话后,警方发现数字地堡明明白白地知道,顾客是在进行非法活动,他们甚至还提醒顾客隐藏真实身份。

拿到这些线索后,一场围剿开始了。

为了完成起诉,警方在2019年4月先追捕暗网商城“华尔街市场”的三名管理员,一周后,突击数字地堡,拿走“华尔街市场”所用的服务器。

2019年9月26日,在假扮成园丁的警方卧底的策划下,詹恩特带着全家人和员工去小镇的餐馆吃饭,地堡罕见的无人看守。

正吃着,全副武装的警察们封锁了餐馆,一架直升机在上空嗡嗡作响。包括詹恩特在内的9人全部被逮捕。

(当时他们吃饭的餐厅)

几分钟后,大约100名警察突袭了地堡,缴获413台服务器、412个硬盘、65个SUB记忆棒、61台电脑、57部电话和10万欧元现金。

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德国政府大为兴奋,称这是历史上首次“逮捕的不是非法市场的经营者,而是使它成为可能的人”。

警方发现,数字地堡确实为包括“大麻之路”在内的热门暗网商城提供支持。

在2016年11月,数字地堡还攻击了德国电信公司,使超过100万德国民众无法连接网络,损失200万欧元。

目前,詹恩特被关押在德国科布伦茨,公司还有6人在逃亡,只有经理坎普胡斯没被指控(他沉浸在共和国的幻想中,称德国政府是忌惮自己的“亲王”身份)。

詹恩特不认罪,坚称自己对顾客的非法交易一无所知。

他还有一套自己的逻辑:“毒贩在房间做交易,难道要逮捕房东吗?脸书上有这么多有害内容,也没见哪国政府关闭过脸书。”

但詹恩特到底是不是无辜,从警方发掘出的资料中,其实很清楚。

(詹恩特被捕照片。原图有马赛克)

在数字地堡被查封后,暗网上的非法交易网站和平台纷纷被封禁,它们的“黄金时代”过去,对全球人而言,也是喜事一桩。

不过,未来会不会出现第二个数字地堡呢?

大概率是会有的,想要取缔它们,得靠全球警方的不懈努力了……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