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虚拟时装受追捧 大牌投资数字资产

投稿时间:2022-01-04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据dapp数据和分发平台DappRadar统计,2021年上半年NFT市场销售额达到25亿美元,而前一年同期销售额仅为1370万美元。
gaV蔷薇网


gaV蔷薇网

gaV蔷薇网


过去一年,NFT(非同质化代币)的热浪不断侵入各行各业,为各大品牌创造了新的收入模式。
gaV蔷薇网


12月21日至23日,坂本龙一将一场《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2021》中主旋律的595个音符单独制成NFT,分成三批出售,每个音符售价一万日元,这些音符上架就被抢购一空,销售平台Adam by GMO也因买家大批涌入而瘫痪,而他们到手后便将NFT转售,售价翻了几十倍。据dapp数据和分发平台DappRadar统计,2021年上半年NFT市场销售额达到25亿美元,而前一年同期销售额仅为1370万美元。

gaV蔷薇网


2021年也是时尚业进军元宇宙的一年。就在12月初,耐克收购了数字时尚公司RTFKT。阿迪达斯也在11月宣布了与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合作。
gaV蔷薇网


根据麦肯锡与《时装商业评论》(BoF)于11月发布的《2022年时尚状况》,线上商业模式在疫情期间大获成功。该报告预计,明年,企业将继续投资数字创新领域,并尝试新的创意和商业形式。NFT、游戏皮肤和虚拟时装等数字资产将向主流靠拢,一些品牌将扩展到数字元宇宙的领域。
gaV蔷薇网


已经有多个时尚品牌选择与罗布乐思合作开设虚拟店铺或迷你世界 视觉中国图
gaV蔷薇网


已经有多个时尚品牌选择与罗布乐思合作开设虚拟店铺或迷你世界 视觉中国图
gaV蔷薇网


元宇宙的吸引力
gaV蔷薇网


年轻人在虚拟空间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
gaV蔷薇网


根据游戏和电竞研究及数据分析公司Newzoo今年8月发布的统计结果,年轻一代(Z世代和千禧一代)玩家花在游戏上的闲暇时间比在其他娱乐形式上的都多,大约有81%的Z世代玩家在过去半年中玩过游戏,平均每周花费的时间为7小时20分钟,而他们每天有8个小时都在看屏幕。谷歌工程总监雷蒙德・库茨魏尔(Raymond Kurzweil)甚至预测,到了2030年,人们在元宇宙所花费的时间将会超过在真实世界生活。
gaV蔷薇网


元宇宙的部分吸引力在于,人们可以在其中与他人接触并建立社群――当疫情阻碍了人们的社会接触时,这种需求就更加迫切了。元宇宙的数字资产也令消费者得以拥有新的购物和易物方式,以及新的身份。
gaV蔷薇网


2017年11月,虚拟养猫游戏谜恋猫(Crypto Kitties)上线。在游戏中,人们不仅可以养猫,还可以使用加密货币购买和出售虚拟猫咪,这些独一无二的猫咪被存储在区块链上,在加密币爱好者之间掀起了一股云养猫的热潮。2018年,德国的一家艺术机构还邀请了谜恋猫团队为访客讲解区块链技术。
gaV蔷薇网


随着游戏日益成为现实世界的延伸,以及伴随着疫情日益提高的参与度,虚拟世界已经成为时尚品牌的一个重要目标市场。
gaV蔷薇网


市场的转变
gaV蔷薇网


根据麦肯锡报告,游戏中充斥着大量商机,并且给商家提供了一个吸引年轻消费者的平台,向那些通常不与品牌互动的人频繁宣告自己的存在感。在游戏中推出商品能够使品牌实现数字资产的货币化,因为对于玩家来说,为提升体验而“氪金”已经是一种常态。
gaV蔷薇网


以韩国社交平台和虚拟形象应用Zepeto为例,耐克和拉夫・劳伦等品牌都曾在上面推出过虚拟时装系列,令用户有机会使用他们的独家产品或“皮肤”来装扮自己的虚拟形象并“自拍”。
gaV蔷薇网


巴黎世家甚至以视频游戏的形式发布了其2021年秋冬系列,随后与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合作,推出了可供购买的虚拟服装和实体产品,并同时在传统和虚拟渠道宣传这一合作关系。
gaV蔷薇网


为了庆祝创始人200岁诞辰,路易威登在今年推出了一个视频游戏,游戏故事呼应了品牌创始人的人生旅程,玩家可以在其中收集明信片和NFT艺术品,部分艺术品由数字艺术家Beeple设计。今年3月,这位数字艺术家的一件NFT作品,刚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破纪录的6930万美元售出。而早在2019年,LVMH就曾与拳头游戏(Riot Games)合作,在游戏《英雄联盟》中推出过一个胶囊系列。
gaV蔷薇网


古驰也为游戏平台罗布乐思(Roblox),以及游戏《Pokémon Go》和《动物森友会》(Animal Crossing)设计过数字资产。
gaV蔷薇网


在全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平台罗布乐思,人们可以创建自己的游戏,也可以玩其他玩家创建的游戏。12月,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与罗布乐思合作,在其平台上推出Shop City。玩家可以在那里挑选和交换位置,并参与商店任务,比如整理库存和协助客户,并获得与实体商品相匹配的虚拟商品。
gaV蔷薇网


已经有多个时尚品牌选择与罗布乐思合作开设虚拟店铺或迷你世界,其中包括耐克和古驰等。就在今年5月,古驰于罗布乐思上推出了“古驰花园”(GucciGarden),与古驰在佛罗伦萨举办的“古驰花园原典”(Gucci Garden Archetypes)特展遥相呼应,前往“古驰花园”参观的玩家多达1900万。古驰认为元宇宙的发展是大势所趋,其CMO罗伯特・特里弗斯(Robert Triefus)此前表示,过去几年,古驰的设计师在设计新产品时,都会同时考虑这些衣服的虚拟版本会有什么效果。
gaV蔷薇网


不只是游戏
gaV蔷薇网


12月中旬,阿迪达斯宣布与元宇宙中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的创造者Yuga Labs及该领域的其他人士合作,通过生活方式品牌Adidas Originals推出了“进入元宇宙”(Into the Metaverse)系列。3万个NFT以0.2以太币(约800美元)的单价于12月17日上架,几分钟内即告售罄,仅一个下午阿迪达斯就赚入2200多万美元。
gaV蔷薇网


虚拟服饰在元宇宙中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好。虚拟时装销售平台DressX的联合创始人达里娅・沙波瓦洛娃(Daria Shapovalova)说:“游戏玩家因在游戏中购买‘皮肤’而闻名,但我们有两个(更大的)客户群。”这两组客户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前者是奢侈品领域的积极消费者,乐于尝试新事物,所以他们会用虚拟时装来美化自己的社交账号;后者是Snapchat或TikTok的用户,短视频取代静态图,成为他们主要的沟通工具。目前,DressX拥有100多个合作设计师为其提供虚拟时装产品,该平台估计,虚拟时装的潜在市场体量高达310亿美元。
gaV蔷薇网


gaV蔷薇网


10月下旬,活跃于巴黎的设计师尼古拉・罗梅罗(Nicolas Romero)在以7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两双虚拟运动鞋。现在,他正在创建一个名为“未来工厂”(Futures Factory)的在线市场,以销售更多类似的虚拟产品。罗梅罗表示:“人们喜欢在现实世界中表达自己,他们在虚拟世界中也是如此。几年后,当技术壁垒降低时,在网络世界穿上他们最喜欢的设计师的衣服,这件事将变得稀松平常。”
gaV蔷薇网


技术的发展也为利用虚拟时装的新商业模式提供了更多机会。在线时尚批发平台Ordre使用全视角技术,通过在线展厅展示季节性产品,为促进奢侈品批发网络的管理提供了一个补充渠道。
gaV蔷薇网


正如曾与巴黎世家合作推出过视频游戏的Dimension Studio联合创始人兼联合总裁西蒙・温莎(Simon Windsor)所说:“我们正处于这个新时代的转折点……它开始改变时尚本身的含义。”
gaV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