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销诉讼请求被驳回 Facebook逃不掉被拆分的命?

投稿时间:2022-01-13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编者按:虽然已经改名为Meta,但Facebook作为全球社交媒体巨头,用户数和规模摆在那里,Facebook吃过的反垄断官司不少,再加上扩张过程中的频频收购,Facebook撤销诉讼请求被驳回也在情理之中。不知道这次Facebook是不是离被拆分又近了一步。
PuE蔷薇网


当地时间1月11日,Meta(Facebook)要求撤销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针对公司的一宗反垄断诉讼案。不过,Meta未能如愿以偿。
PuE蔷薇网


PuE蔷薇网

PuE蔷薇网


在这宗诉讼案中,FTC要求Facebook,如今已改名为Meta的社交媒体巨头,出售Instagram和WhatsApp,Facebook则要求华盛顿联邦法院法官博阿斯伯格驳回诉讼。不过,博阿斯伯格发声称:"FTC的指控是真实的,它的要求很合理。"

PuE蔷薇网


这不是FTC首次起诉Facebook了。2020年12月,FTC就对Facebook提起反垄断诉讼,但在2021年6月被法官驳回。
PuE蔷薇网


但时隔近一年后,去年8月,在准备了更多证据之后,FTC对Facebook再次提起诉讼,指控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的行为违背反垄断法,并要求该公司出售Instagram和WhatsApp。
PuE蔷薇网


FTC发布的公告显示,FTC与46个州、哥伦比亚特区和关岛总检察长联合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后,发现Facebook在2012年和2014年分别收购社交媒体Instagram和移动消息应用WhatsApp,并对软件开发商施加反竞争条件。这一方式损害了市场竞争,使得消费者失去了对社交网络的选择,并剥夺了广告商从竞争中获益的机会。
PuE蔷薇网


2012年4月9日,Facebook豪掷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彼时,Instagram已经是拥有3000万用户、苹果手机上下载量第一的应用程序了。
PuE蔷薇网


对于当地的这起收购,《纽约时报》评论称,Facebook作为社交软件最大弱点就在于其没有强大的移动播放器,而收购Instagram恰好弥补这一问题。
PuE蔷薇网


不过,Facebook的收购动机或许不止于此。据印度《商业标准报》报道,在扎克伯格和Facebook前首席财务官埃伯斯曼的往来邮件中,扎克伯格表示收购Instagram是为了避免竞争,以免损害自己的社交媒体。
PuE蔷薇网


类似的戏码在2014年再次上演。当年,Facebook斥资190亿美元,将WhatsApp收入囊中,后者在当时已经是日活量过亿的即时通信应用。
PuE蔷薇网


事实证明,扎克伯格的眼光没错,两次大手笔的收购也让Facebook在后续赚得盆满钵满。FTC的调查显示,Facebook在个人社交网络服务市场拥有垄断权,并赚取惊人利益,仅2019年一年,Facebook就将超700亿美元收入腰包,利润超185亿美元。
PuE蔷薇网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Facebook的收购非常巧妙,眼光独到。在一个应用火之前,花很大价格买到。现在来看,当时这两个举动,奠定了Facebook不可动摇的地位。"
PuE蔷薇网


去年二季度,仅Facebook这一个App的月活用户和日活用户数就分别达到29亿和19.1亿,加上Instagram和WhatsApp的"家族应用群"总月活用户和日活用户分别为35.1亿和27.6亿。
PuE蔷薇网


面对Facebook日益壮大的社交帝国,FTC坐不住了。"个人社交网络对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至关重要,"在2020年第一次反垄断案起诉时,FTC竞争局负责人伊恩・康纳发表讲话称,"Facebook巩固和维持其垄断地位的行为剥夺了消费者竞争的好处。我们的目标是遏制Facebook的反竞争行为并恢复市场竞争,创造一个创新与竞争并存的市场。"
PuE蔷薇网


不过,第一次反垄断案的结果并不如FTC所愿。当时,博阿斯伯格判定FTC论证Facebook拥有垄断地位的事实不充分。
PuE蔷薇网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除了驳回撤案请求,Facebook要求莉娜・可汗回避的请求也被驳回。
PuE蔷薇网


据了解,年仅32岁的莉娜・可汗是FTC史上最年轻的主席,但在处理垄断案件上有着丰富的经验。2017年,还没毕业的莉娜・可汗就发表了《亚马逊的反垄断悖论》,引发政法两界一片震动,由此成为反垄断运动的领军人物。在加入FTC之前,莉娜・可汗还曾在众议院司法机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工作,期间帮助编写了一份关于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报告称它们都拥有垄断权利,并提出了法律改革建议。
PuE蔷薇网


基于此,Facebook认为,Khan曾发表针对Facebook的论文,还参与过众议院反垄断小组的工作,这些行为表明她对Facebook存在偏见。
PuE蔷薇网


对于诉讼被驳回之后的计划,北京商报记者也采访了Meta方面,但截至发稿还未得到回复。
PuE蔷薇网


虽然请求被驳回,Meta对于这场官司保持乐观,其发言人表示:"是我们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投资让他们变得像如今一样好。这一做法利于市场竞争,也利于我们产品的使用者。"
PuE蔷薇网


但在轰轰烈烈的反垄断浪潮下,Facebook的乐观能坚持多久还不好说。2021年12月,Meta也因收购VR健身游戏《Supernatural》开发商一事遭FTC调查。
PuE蔷薇网


而除了FTC的紧追不放,还有议员们对Facebook的态度。去年6月,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提出了一系列全面的法案,包括《结束平台垄断法案》《平台竞争和机会法案》《增强兼容性和竞争法案》。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林(DavidN.Cicilline)说:"现在,不受监管的科技垄断企业对我们的经济拥有太多的权利。"
PuE蔷薇网


不过,反垄断注定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以Facebook与FTC的诉讼为例,康奈尔大学法学院的反垄断教授乔治・海伊认为,由于在诉讼中没有刑事指控,Facebook没有分拆旗下Instagram和WhatsApp的动机。他预测,该诉讼案迎来最终判决将会耗时多年。
PuE蔷薇网


树大招风,但大树对于风浪的抵抗力也更强,王超表示:"即便现在Facebook遭遇各种问题,垄断问题、儿童色情问题、隐私问题、假新闻问题等,都不足以击倒它。"
PuE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